第二十六年中秋

这可能是第一篇真正在中秋之前能完成的文章(事实证明,还是拖到了十一之后,哭),不知不觉毕业已经整整五年了,思想汇报系列也从二十一岁写到二十六岁(点击这里查看)了,这个博客也跌跌撞撞的走过了六个年头了,后面想想是不是要该挪个地方了。在二十六岁这一年,大部分的时间还是过得平平淡淡的,也会在这里说道说道,其中最重要的事情,当然就是在2017年里,要和我走完一生的姑娘完成一场仪式,想必我会再写一篇文章来专门记录它(敬请期待哟–一个在自己婚礼上走路顺拐的新郎如是说)。 还在今年早些的时候,就有从我之前在宝安的房子中搬出去的念头了,在那里住了整整三年,也有一些好的,不好的记忆在里面,一方面是房租涨的越来越快,感觉那里的性价比越来越不好,还有一方面是想去关内住一住,想让周围更喧闹一些,平常周末……

阅读全文 »

柬埔寨暹粒 · 吴哥窟

过往尽成废墟,未来不可知悉,唯有当下教我们万般珍惜。——《吴哥之美》。 早在离2016年落下帷幕还有几个月的时候,我和小马就打算在年底趁着年假清空再次出境玩耍一趟,初步定下了泰国,日本,菲律宾等几个国家备选,但是谁料泰国国王驾崩,日本签证来不及办理,于是乎窝们就又把目光瞄准了其它东南亚国家。最终就选定了柬埔寨暹粒这个地方,看一下世界七大奇迹之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的吴哥窟了。吴哥窟也是很多著名电影的拍摄取景地,包括《古墓丽影》《花样年华》《虎兄虎弟》。去之前,最好是能了解一下当地的文化和历史,这样在参观的时候才知道这些古迹背后的由来和传说,如果不了解的话会感觉看几天的寺庙容易审美疲劳,因为都是一些遗迹和断壁残垣,如果事先了解一下吴哥曾经的历史和故事,就不会感觉那么的……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五年冬至

实际上这是一篇应该在中秋时候就完成的文章,但是拖延症越来越猖狂,于是就一直从中秋延期至了冬至(我翻了翻去年和前年的文章,貌似开头都一样,拖延症啊拖延症),不过还好的是,即使是快到了冬至,深圳的天气也没有冷到让我受不了的地步。每年到了需要回顾这一年的时候,总是有很多感受,有好有坏,有喜怒哀乐,不知道等到自己老了的那一天,会不会把这些文章搜集起来,装订成书(不过懒癌转世的我……)。 这一年最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是在这浑噩的世间找到了另一半光明,也就不怕这时间的黑暗。以前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我,现在也会有时候也会偷偷的梦到自己穿西装打领带牵着穿着婚纱小马的手,也会想着将来的生活。于是乎我想将来会有一双儿女,第一个出生的就叫钱子一(也可以叫子衣),第二个出生的就叫钱子七,她……

阅读全文 »

山君相悦,生死不离 – 济州岛

说来我的护照已经饥渴难耐了好几年了,然而还是个白本儿,刚好趁着小马儿换工作的空档,留下来几天假期,准备和小马一起出去玩耍一趟,毕竟距离上次出远门二已经过去三个月啦,在家里列出了好几个地点,四川啦、青海啦、韩国啦、泰国啦,最终,在权衡斟酌了好久之后,目的地就选定了韩国,济州岛,一个不用麻烦签证的地方。由于离假期只有十来天的时间了,机票和酒店已经来不及提前预定了,而且如果此时预定的话价格肯定很贵,所以我们就选择了最方便的互联网产品,找了好久终于在途牛找到一个四天三晚的济州岛之旅,时间和价格刚刚好都符合预期,就果断下了单,http://www.tuniu.com/tours/210239399于是和小马儿的周游世界之旅的第二站——济州岛,就这么愉快的出发啦! 第一天关键词:……

阅读全文 »

奇云深锁摩崖迹,丈尺何人细数来

整个2016年过了将近一半儿了,但还没有真正的出去长途旅行一次,一方面是因为工作有点忙碌,一方面是因为不想一个人孤独的出行。不过好在,上帝可能突然想起来我这个小可怜虫了,五月的尾巴的时候,一个姑娘从天而降来到我身边,上帝还告诉她要带我看这世界的名山大川,走遍这世界的壮阔波澜,告诉她要把我从苦难之中拯救出来,我便牵起她的手,不想放开。   亚欧大陆的海岸线有6.9万公里,如果人类步行的速度是5KM/小时,那我可以花13800个小时的时间去走完它,而在我遇见了你之后,就不打算这么快走完了,我想花一辈子,不短不长。 地球的陆地面积有5.11亿平方千米,如果人类的眼光是3000公里每秒,那我要眨17000次眼睛去看完它,而我在遇见了你之后,不想看陆地了,只想看你。   &nbsp……

阅读全文 »

第二十四年冬至

其实这篇文章早应该在中秋时节就应该写了,也不是因为拖延症作祟,只是那时候可能不知道该怎么写,刚好时间马上就要划过2015年了,总是要把这一年的喜怒哀乐说道说道。老家有种说法,讲说是人在本命年的时候,总会发生点什么,要么跌入低谷,要么冲向高峰,为此我的母亲还为我求了一串手链,上面串着三颗“转运珠”,我向来是不太相信这些东西的,但是手链我还是坚持带着,一直没有脱下,就当是一种幸运的守护吧。 要说这一年我觉醒到的最重要的一个词儿,那应该就是“健康”了,以前从来没有对自己,或者家人的健康如此重视过,也许是因为母亲的手术,那个不愿提及的字儿,竟然有那么强大而又邪恶的力量。父亲的身体也不像以前那么好了,所以现在空前的关注他们的健康;因为一直于对自己较为臃肿的身材不太满意,所以现在也开始注重自己的身体了,……

阅读全文 »

如何高效的获取远程图片的长宽、格式、文件大小

最近在做一个图片抓取系统,其中有一个地方是需要用到获取远程图片的长宽,大小,和格式信息;不过一提到获取这样的信息,那么脑海里马上就会浮现 getimagesize() 这个函数,但是,在真正用到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函数很笨,效率很低,一方面是它会把这个图片直接下载下来,然后再获取其中的信息,而我们又知道,下载东西,CURL肯定是迅猛无比的;那么能不能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呢~ 但是问题又出现了,如果我用CURL的方式,就不太容易获取图片长宽信息了,不够方便,于是乎我就翻阅了文档中和图片有关的函数,就找到了这么一个getimagesizefromstring(),刚好符合我的要求!于是乎你只需要下面这个函数就可以比较高效的获取啦! public function get_remote_filesize……

阅读全文 »

海外青山山外海

对厦门的印象最早来自于拥有美丽校园的厦大,后来又了解到它是一个海滨城市,它有一个美丽的小海岛,叫做鼓浪屿。而最近一次和它有交集,是来自于《烈日灼心》这部电影,它的拍摄地就在厦门,而且它的片尾曲就是改编自民谣歌手白水在曾厝垵写的一首歌《曾厝垵》。所以趁着这个空挡,我就买了票,去往一趟厦门。还是记一下这次的流水账吧,毕竟也是很久之前就想去的地方,终究也算是了却了一个心愿罢。 其实厦门是个很舒服的城市,蓝天白云的,但是由于在深圳见多了,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慨,反倒是那条长长的沿海路,让我有了点不同于深圳的惬意的感觉;下了高铁之后,可以留意一下车站内的快线巴士,可以直接到达曾厝垵,票价是20块 / 人,实际上曾厝垵和厦大离得不是很远,我们就直接打车到曾厝垵了,打车可以走两条路,隧道和沿海路,沿海路……

阅读全文 »

Laravel 添加 Oracle 数据库常驻连接( DRCP )

由于以前一直接触的是互联网业务,所以使用 Mysql 数据库的比较多,也比较熟悉。但是现有的金融公司一般使用的都是比较稳定的 Oracle 解决方案,所以在用户量较大的情况下会遇到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Oracle 下的高并发。 问题描述:由于同时访问某个应用的用户量非常大;导致后端不断查询数据库,虽然每个 sql 语句的查询时间很短,但是由于要不断的连接->查询->断开,所以Oracle服务器会发现很多的查询进程,一个接一个,由于每个sql执行的时候,服务器会分配一些资源和内存给这个查询,所以在并发非常大的时候,悲剧就产生了,CPU和内存的使用率马上被推上峰值,负载马上压到最大,然后所有的 sql 查询全部变慢,变慢导致的后果是,应用服务器下的 Apache 进程时间越来越长,由……

阅读全文 »

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母亲是一位坚韧的女子,六十年代的时候,她出生于一个大山中的小村落,是家里的最后一个孩子,排行老四,前面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我的外婆眼睛看不见,也是一个苦了一辈子的人,在剩下母亲之后没多久就去世了,以至于我和母亲谈起外婆的时候也都只是听别人说起的;外公更是一个劳苦里面顶天的男人,几乎以一己之力撑起这个家,饥荒的那几年,下田挖野菜,上山捋榆钱儿,想尽一切办法养活这一家的每一个人;跟母亲谈论起她小时候的生活,她也只是断断续续告诉我一些故事,我也只能用这些故事,拼凑出那个年代她的样子; 那时候的学校,学费是一块两毛五,这个数字是我的母亲亲口说出的,这个数字已经印象深刻到她的儿子都已经远过了她当是的年龄她还清楚的记得的程度,这一块两毛五的学费,终于桎梏着她只上了一年的学之后就只能回家帮忙,她告诉……

阅读全文 »

开源网站流量统计系统

最近公司需要做一个统计系统,找了一些开源的统计系统以作参考。 Webanalyse 采用PHP4开发的网站流量统计工具。WebAnalyse没有使用任何数据库,或Apache logs支持。以便让安装更加快速和简单。 官方网站:http://www.webanalyse.fr/ DEMO:点击此处 Open Web Analytics Open Web Analytics是一个开源的网站流量统计系统。基于PHP/Open Flash Chart/Ajax技术开发,既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与WordPress、Gallery&MediaWiki集成使用。支持多个网站,集成Google Maps,RSS/Atom订阅跟踪等功能。 官方网站:http://www.openwebanalytic……

阅读全文 »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记得之前也为春节写过一些文章,类似于这篇《少年不知愁滋味》,其实这篇文章已经把我小时候的春节已经有个轮廓了,之所以又要提笔重写一次,是因为今天回了趟老家,世事变迁之迅速已经需要我用文字来记录一下了,有后辈问我你儿时的春节是什么样子,我还能凭借着文章回忆一二。不过,这次回老家,变化着实太大。 大年三十儿下午,跟着老爸一起上坟,先绕道去了躺祖屋,说起这个祖屋,也是蛮有历史的,小时候问过爷爷,爷爷说,我们的上辈是从陕西大槐树逃难过来的,太爷得亏读过一点书,所以落居在这个小村子的时候开了间私塾,后来私塾被征用去种了苹果园,于是乎祖屋就挪到现在这个位置了,它其实也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最开始它只是个土坯房子,上面是黑色的瓦,下雨天的时候偶尔还会漏电雨,于是就可以看见到处放着的洗脸盆洗脚盆,到了天气干燥暖……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