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锦里多佳人

锦里多佳人,当垆自沽酒

去往天府一遭,着实感受颇多,本来想着是要很文艺的写一篇游记的,可是又一想平平淡淡的流水账比较适合记录,文艺了费脑子费精神。上图亲自手书“锦里多佳人,当垆自沽酒”聊以增色。

十几个小时的火车,途径很多隧道,尤其是在重庆,十堰,和恩施,这几个第三方都是大隧道小隧道穿插的,古人的蜀道难并非毫无缘由的,虽然路程很远,但是一路上有我们几个都没有节操的插科打诨之类的,也算是愉快的度过,就是硬座晚上碎觉有点难受。归途亦是类似情况。

十月二号到三号:
基本上都是在车上度过的,2号下午4点钟的车,3号早上8点到,迎接我们的是一场小雨,小到可以不用在意的雨,淅淅沥沥的,剩下两个青年一定要拍一张含有成都东站的照片,我说俗气,他们说,我们本身就不高雅,也是,本身就不是文艺的料,先找个住的地方吧,看了看地图,想着说找一个价格不贵,但是离大部分景区不远的地方,我们想到了学校附近,然后我们就哗啦啦的问了车站的人,然后就哗啦啦的上了成都的101,直奔西南交大找住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叫做加州派的地方,开房,住下,一气呵成。稍微安顿一下之后,直接上车到宽窄巷子,可能是因为刚下过雨,人不算太多吧,感觉还不错,两条交错的巷子,有浓重的商业文艺气息的地方,锦里,就一句话,没挤进去。晚上班长从山西奔赴到成都站下车与我们汇合。晚上就吃火锅,打渔郎,喝中国好凉茶,之类。


十月四号:
晚上碎觉都不老实,折腾折腾的,过早我们吃的传说中的老麻抄手,爽到极致。上午我们本来说要去武侯祠的,到门口我们就惊呆了,就没去了。去了附近的草堂,到了门口之后,一直在纠结着要不要进去看看,六十块钱的门票一买,进去看了看前阵子很忙的杜甫,到了草堂就突然间感觉,杜甫家好大,诗圣不是白火的。博物馆基本都是瓶瓶罐罐的,我一直在疑惑这么多的东西都是从杜甫家开发出来的?中午吃火锅,刘一手,吃完之后立马打的去亲切会见了成都知友。路痴的我电话很多才找到地点,一路上蹦蹦跳跳的小鱼,幼齿面相大叔心的莫逢,正派成熟可靠的荆棘鸟,可是没有见到传说中的成都群四大花旦。这次的聚会是自己动手做饭吃,期间发生状况不断,笑料百出,成都群的艺晴妹纸让我大开天眼数次,吃饭期间捧腹大笑数次,以其笑点接近负无穷大而被怀疑不是一个次元的,晚饭就在这里了,拍集体照的时候,我建议说在莫逢家的大床上吧,后来以毫无节操为由而改到了他家的沙发上面。临走下起了雨,艺晴妹纸说好被莫逢用超豪华敞篷电动车送回家的,不知为何后来和莫逢共处一室并安然度过一整夜,期间状况不得而知。另,王艺晴和我另外一个朋友刘逸清给我的感觉非常相似,特别有亲切感。


十月五号:
睡到很晚才起床,十一点多了才去过的早,然后过完早下午准备去爬青城山的,在艺晴妹纸的推荐下风风火火的赶到了成都北站去了,准备坐15块钱的动车组,都江堰也在那里,可是票卖完了,旁边不断有小贩招呼我们让我们坐他们的小面包之类的车去,四五十块一个人,想想还是算了,在老孟的提议之下,我们去了洛带古镇,怎么去捏,开始准备打的,可是的士包车要一百很多,于是乎想想就算了,我们转一趟车大约一个半小时就到了洛带古镇,在此提醒一下,可能全国的古镇都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所以我们除了看人头之类。”洛阳亲友如相问,我在洛带喜当爹“,里面都是充斥着一些像是淘宝一条龙之类的小玩意一条街,不感兴趣,不过看看古镇风光尚可,就进登上了一个小土堆,遇到那里的真人CS战队,期间没有节操无数次。晚上乘公交回家,李雪牛杂火锅走起。


十月六号:
由于前一晚上折腾到很晚很晚,所以依旧是睡到很晚才起床,吃了面,还有抄手,收拾收拾东西,晚上十一点的车票,下午可以再去一个地方,本来说是去青羊宫的,可是我们到了青羊宫之后,发现并无太大的兴趣,另外几个就在门口签到留念,途中经过了四川省博物馆,正好那里可以存放东西,我们就进去了。张大千,蜀绣,藏传佛教,陶器,工艺品。大都都是这样,期间我和老孟各购书一本,都是讲老成都文化的:老孟《成都·风马牛》,我的《成都·风尘记》,整个天府之行,我就带了这么一本书回来,大约五点左右闭馆之时已到,商量着去哪吃饭,我表示还想吃火锅,老孟因菊花骚痛而断然拒绝,那么我就退而求其次,吃干锅好了,于是乎就想起她给我推荐的”锅锅香“,谷歌一番,正好就在博物馆对面有一家,淡然进去吃了成都人最爱吃的兔子肉之类,吃完饭搭地铁二号线去往成都东站等火车,地铁中遭遇成都水灵妹纸无数,心生无限感慨。十点四十五的火车,由于人多等待检票的非常多,剩下的两个人没有节操的插队,我和老孟索性到了队尾,找位置坐下畅谈一番,在火车即将发动的时刻上了火车。火车上好多妹纸。


成都妹纸:
成都城市很干净,非常干净,成都妹纸非常水灵,不论是长的黑的还是长的白的,皮肤都非常好,可难为了我这双没有戴眼镜的400度近视的眼睛,而且,成都没有胖纸,这就造成了成都妹纸质量高的现象,初步思考,成都常年气候湿润,水分充足,所以皮肤甚好;成都人民又极爱吃辣,所以脸色常常显得尤为红润。我询问了她蜀地为何没有胖纸,答曰蜀道难,周遭山峦较多,天天爬山能胖么,正确与否不得而知。成都人民不急躁,悠然自得,在公交车上面跟我们这边完全不同,鲜有一上车就占领后排位置的现象,无论人再多,车上也没有大声喧哗打电话者云云,公交气氛甚佳,川普我能听懂,很好听,我喜欢听。得益于早年跟父亲一起看过《王保长》《傻儿师长》,对四川话有种还算不错的亲切感。

最后:《梦骑士》结尾,在路上,自由的在路上。我还想吃火锅。下面这个视频的背景音乐是日本飞鸟与恰克的《on your mark》。

下一站,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