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藏记

藏记(三):桑耶寺和最后一天

         已经是在拉萨过的第三个晚上了,老孟说明天我们去一个比布达拉宫还要历史悠久的地方吧,只不过要凌晨6点钟起床的,我说没问题,我们要去哪里,他说我们将去:桑耶寺。桑耶寺的的确确比布达拉宫还要有历史,因为它可以称为拉萨的万寺之祖,最早期的藏传佛教的寺庙里面,桑耶寺首当其冲,于是,桑耶寺走起。可是,就在睡觉睡到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头突然又疼了起来,心想坏了,难道又是高反?可是我已经打针了,而且我自己已经适应呀,我又看看身旁的老孟,他还睡的很香,于是我就努力的用意志力让自己睡着,后来大约五六点钟的时候,又醒了,努力保持清醒,头还是有点点微疼的,不过已经好了很多了,我看看被子意识到昨晚应该是缺氧了,因为睡觉有点冷,可能就把被子捂着头了,导致的缺氧了,过了会老孟也醒了,我们就赶紧起床洗刷刷,由于没有热水,我们就直接凉水完事儿了,前往我们之前看到的大昭寺八廓街旁边的一个专门到桑耶寺的上车点,拉萨的凌晨,风还是有点的,说不上刺骨,只是宽阔空旷的街道和低矮的天空,幽静的只需要聆听就行,我和老孟还是坚持没有坐车过去,尽管此时的公交车已经开始上路了。

         偶尔会有出租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偶尔会有几个起早的藏民经过,我们只是相识一笑,经过几个110临时站的时候,看看里面的熟睡的警察,我和老孟加快了脚步,因为网上查到的桑耶寺的班车只有凌晨的那一趟;紧赶慢赶我们到了八廓街的地方,跑过去之后,发现第一班车已经开走了,剩下的那个到桑耶寺的车如果没有装满人的话就不发车了,于是乎我和老孟差点放弃了说白来了,旁边的贩卖经幡和经文的小贩问我要不要烧香之类的,我说去只是去拍几组照片的,他笑着离开了。过了一小会,这边有个卖票的年轻人说之前的那个车还没走远,还没到拉萨河,你们俩就坐着这一个大车,然后追上前面那个车,我和老孟赶紧买了票,道了谢,上车发车出发了,偌大的旅游车上面只有我和老孟两个人,此时此刻的我真的有些感动了,毕竟,从未在那个景点,亦或是地方有过此等的待遇;我们准备和司机大叔交流一下,结果发现,司机大叔不会普通话,我和老孟只好作罢,看看窗外的景色,天边仿佛有点了鱼肚白,慢慢的延伸到近处,越来越蓝,到最近处,就是像湖面一般的墨蓝色,汽车飞奔在路上,看见窗外有光蔓延出来,我就短期相机,记录下了车子经过拉萨河上面的桥的那一个短暂的天空。

         大约快八点的时候吧,追上了前面的车子了,我和老孟用汉语道谢了之后就急急忙忙上了车,直奔最后一排,坐定了之后,想起来头疼还没有完全消失;车子开动了,奔向山南的方向去了,车里面的音响播放的都是一些经文,念经,符咒之类的,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大家都很安静的不说话,也许这车里面也有朝圣的人吧,前排还有拿着转经筒的藏族老婆婆,本想说再睡一会补一下觉的,可是头疼却让我无法安眠,我索性闭目养神,让萦绕在耳边的经文给我一点治疗头疼的信心吧。车子驶出了拉萨市区,虽然只有一百多公里的距离,可是由于要翻越很多山,所以得四五个小时,车子愈往前开景色愈发的壮丽,在稍微停下来查了身份证之后,车子就开始爬坡了,很难想象这样的路,几乎都是呈三十到四十度的坡度,S型的盘山公路一直往上往下,车子倾斜到我可以看到前排所有人的头顶那样,周围的山都是石头和草,因为这里山上长不了树,所以显得山特别的巍峨,在越过了一段之后,眼前出现了雅鲁藏布江,由于已经是冬天了,所有河面显得有点点窄,可是那层绿色的水可能是我见到的最特殊的水面了,此时的天已经大亮了,周围的山峦在起起伏伏之后眼前雅鲁藏布江的出现,有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畅快感。

         根本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当时眼前的景色,虽然是隔了一层有机玻璃,可是那种迎面而来的壮丽依旧是着实让我们的心跳加速,车子内外由于温差太大,出现了窗花,老孟也醒来之后就把窗外的景色尽收眼底,我准备拿起相机的,可是由于车子抖动的厉害也就作罢,心想好吧,就这样欣赏一下也是未尝不可,此时此刻的我,头已经不疼了,我潜意识的把它归结给车上播放的经文朗诵;我和老孟一边在车上看窗外的风景,一边讨论着,以前在没有汽车,没有修建这些盘山公路的时候,那时候的人怎么去万寺之祖的桑耶寺朝拜,而且还要用“五体投地”的跪拜方式,可见藏传佛教的精神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也可能他们要提前一个多月出门,提前半年,甚至更久都说不定,在通往山南的路上,以前在没有桥的情况下,还得乘船一部分时间才行,老孟在说着这些的时候,感受到的,可能也就不止是对这条“朝圣之路”的敬畏吧。加上我们之前在大昭寺前的震撼心灵的感触,我想这就是拉萨,这就是西藏,临近藏历新年的西藏,所带给我们的一些我们不能见到和感同身受的情怀吧。毕竟我们也都只是那条人生的朝圣路上的俗人一枚。

         大约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桑耶镇,下了车之后,却是另有一番风味,这里依寺建镇,可见这座庙宇的崇高,镇上的住户大都适应了这样的节奏,端着凳子亦或是靠着墙角晒着太阳,可能是冬日的阳光远没有夏日的那么灼烈吧,我和老孟就直接进了寺里面,貌似没有收门票,我们绕着桑耶寺的外墙走了一遭,不断往里走,绕着外墙的是一圈转经筒,路都是石子儿路,路上碰见了几个僧人,行色是要去吃饭了罢,桑耶寺里面最漂亮和壮观的就是拥有着无与伦比布局的各种颜色的殿堂,还有红,白,绿,黑,四个颜色的佛塔镇坐在桑耶寺的周围,在主殿下面的时候,看到上面有人在做朝拜,于是我们就没有上去,就在下面观看,路面上时不时的会看见有一些用石头做的小土堆,就像当时在布达拉宫对面的药王山看到的一样,小敖包吧都是,一种祭祀和象征吧,穿过了几个转经筒,看到了一个窗户上面有晒干的牛粪,想起来因为西藏这边的山上都是没有树的,只有草,所以只有收集起来这些牛粪晒干当做燃料;大约转了一阵子之后,我和老孟看着周围的小山包,有种想上去的冲动,想看看桑耶寺的全景,于是乎,买了两瓶冰糖雪梨,找到最近的那个四百来米的小山包,闻讯当地人了一条路,就奔上去了。

         果然比我们想象当中要难得多,虽然我们一再被告诫不要剧烈运动,可是登顶一览的欲望还是驱使我们往上走。若是在平原,这样的小山包,根本不在话下,可是在这里,自己的肺就不像是自己的一样,每连续走上两三步,都要使劲喘几口气,大约20分钟之后,登顶了,山顶上是一个像是祭祀用的小建筑,上面挂满了经幡,趁机在此拍下来了桑耶寺的全景,以及整个桑耶镇的全景,仰望了一下旁边那个更高的山,山上还有电线杆之类的,想必还有更加有耐力的人登上去过吧,在上面歇息了一会,就下山了,回头望望我们登上去的路程,也还真是比较漫长曲折了,下山之后,就在附近转了一会,两点半钟的时候,桑耶寺到拉萨的班车就开动了,由于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也可能是有点累了,我们就在车上沉沉的睡去了,天色按下来的时候我们回到了拉萨,在拉萨,我们吃了一顿迄今难忘的拉萨大餐,牦牛肉之类的,就回住的地方去了。

         最后一天的行程特别的简单,早上起床过早之后,和老孟一起在拉萨转转,给家里人买点东西带回去,这边的藏红花,这边的冬虫夏草之类的都还是比较靠谱的,那曲的虫草是最靠谱的,老孟带了些牦牛肉干,带了些青稞酒,带了一些药材,还有一些吃的,满满装了一袋子;我呢,就随便买了一些小纪念品,方便携带的,毕竟,经费有限嘛,晚上回去的时候,在住的地方阿姨给我们做了饺子,由于小妹妹去了别的地方,所以我们告别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她,晚上快要睡觉的时候,阿姨非要退我们一部分房费,叨扰数日,我们也着实不应,但是无奈与阿姨的执意,我们就收下了,阿姨还买了一个降火的柚子给我们带上,晚上安然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了,打的去火车站,经过一系列严苛的安检,我们终上了火车。

         归程终究是不舍的,西藏有毒,染上了就会上瘾,在归程火车上我们认识了在西藏大学的藏族大学生扎西罗布,扎西是小伙子、吉祥的意思,罗布是宝贝的意思,我还打趣说,吉祥三宝岂不是扎西三罗布。他有些事情要去西安一趟,看得出来他仿佛不善于交谈,有一些内向,不过我们一路上也没少说话,他也和我们说了好多西藏的东西,他小时候特别喜欢骑马,还参加过自己县里面举行的赛马大赛,还得过第二名,还教授了我如何在骑马的过程中跳到马下面,再跳回来的高超技巧,怎么踩马蹬子等等等等,虽然我的的确确非常想尝试一下,不过,平原基因太多的我,恐怕一辈子也学不会了。除了扎西,还有一对四川的小夫妻,回家看儿子,还有一个就是坐在我旁边的来自于深圳的CEO,去拉萨,不过他比我厉害的是,他租车上了珠峰,去了珠峰大本营,去了纳木错,去了色拉寺,还跟我分享了一些照片,他说他去珠峰大本营和同伴们把那里的垃圾捡了一下,还说了一下路上遇到的事情,遇到的危险之类的,我想,下一次进藏,虽不能登顶珠峰,但是我一定是要去珠峰大本营一趟的,到了西安之后,我们送走了扎西,留下了手机号码,就和他挥别了;我趁机在下车的空档,还买了一碗山西凉皮,路上还吃了那对四川夫妇自己做的白斩鸡,大饱口福,就还是那样一路上说说笑笑,44小时的路程,到了武汉,在习惯了拉萨艳阳天,刚下车,武汉迎接我们的就是一场大雪。

         《藏记》流水至此。

藏记(二):大昭寺和布达拉

         终于到达了西藏的首府:拉萨。小妹妹说拉萨火车站的外形像蛋糕,老孟笑着说,小吃货是不是看布达拉宫也像蛋糕啊;我说在吃货面前,什么都是蛋糕。小姑娘上次见到妈妈时候是四年前,也就是2008年,当时她才12岁,她说她怕她不晓得哪个是她妈妈了,过了会,在出口处遇见了阿姨,阿姨非常的热情,又是帮我们拎包包,又是谢谢我们一路上照顾小妹妹什么的,搞的我和老孟有一丝丝尴尬,毕竟来这里是麻烦阿姨了。过了会就坐上了拉萨的公交车,拉萨的公交车上面的文字都是双语的,藏文和汉字,车子开动的时候,我看了看街道两旁,马路很干净,很宽阔,恍惚间是到了内地某个城市一样,只是路旁的商店的双语招牌提醒我这里是拉萨,拉萨这个城市是蓝色的,不仅仅是出租车都是统一的白蓝相间,更重要的是,天空,一直都是蓝得让人心碎。到了阿姨家里开的小旅馆之后,他们热情的招待了我们,大都是羊肉牛肉之类,可怜我和老孟,一口都吃不下去,之得匆匆喝了点稀粥就赶紧去房间了,那时候头还是很疼,而且呼吸有些急促,胸闷的状况还是存在的,一直在反胃,终于,连喝的这一丁点的稀粥也吐了,吐的一干二净,吐到最后胃里面没有东西了,呕出来了点不晓得是胃液还是胆汁什么之类的不明液体。

         晚上我和老孟都早早的睡觉了,毕竟44小时的火车坐下来也是非常疲劳的,加之基本一天没有进食了,困意很快就席卷了我俩,可是我还是头疼,在床上靠了一会感觉头没那么疼了就睡下了,凌晨两三点的时候,疼醒了,脑袋里面好像有一只气球在那里一涨一缩的来回折磨着我的脑袋,我坐了起来,看看窗外,拉萨街道昏黄的路灯直接从窗户照射进来,路上还依稀有着藏族人言语,只不过此时的我只想点赶快天亮。侧身看看老孟,睡得还挺香,叫了他一声儿,他也窸窣的应了一下,估计还在梦中吧。

         早上我醒的很早,头还是依旧很疼,并不比昨天晚上强多少,我叫醒老孟,老孟说你脸色看起来很恐怖,脸色发青,嘴唇发乌,手指甲发紫,仔细一看老孟也有这些症状,只不过他没有头疼,我和老孟就赶紧起床洗刷刷,和阿姨说了一声就匆匆赶往医院了,我们在拉萨市区内没有坐过公交车,能步行就步行,意在想着能加快适应拉萨这边的空气。只不过走几步就会喘的我们,还是慢慢的找到了拉萨市医院,市医院人太多,我们就近找了一个诊所,打针开药,和里面的医生聊聊天什么的。我这是典型的高原反应,就是重度缺氧,因为头疼,要预防脑积水,就打了一针小针,然后我就去注射室输液吸氧了,老孟就在外面和两个医生聊天,有一个医生是是只有一支胳膊,是甘肃人,还有一个胖胖的是四川的,后来还和老孟说了一下西藏的天葬之类的事情。老孟还给我买了早餐,和西藏的酸牛奶,在此再次感谢老孟。打完针,吸完氧气之后,顿时感觉自己脑子清醒了好多,高原反应在这个时候已经似乎从我身体中退却了些许。随后我就拉着老孟迫不及待的直奔大昭寺去了。

         我们坚持不坐车,慢慢的在拉萨的接到上面行走,慢慢找大昭寺,经过百转千回,加上询问警察叔叔和藏族朋友。我们就顺利的到达了大昭寺,在离大昭寺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看见了一个转经筒,由于在影视作品中每每看到他们波动转经筒时候的希冀,这次我没有遵守我不上镜的承诺,让老孟拿手机拍摄下了我波动每一个转经筒的瞬间。大昭寺地处拉萨市中心,是藏传佛教的十分重要的寺庙之一,很多的藏民都在这里朝拜,因为临近二月十日的藏历新年,所以大昭寺外面的八廓街也是格外的热闹,大部分都是赶集的藏民。八廓街里面卖的都是一些用当地的石头,或者是牦牛骨头等等做成的一些首饰,还有一些鎏铜或者是鎏金的器皿,亦或是还有一些转经筒,保平安的符文,都可以在这里看到。每每看到这些景象,我都会和老孟说当初我们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冬天的拉萨,你才能看到真正的属于拉萨自己的东西,夏季不仅仅是太过于聒噪,而且当端着各种单反,穿着各式各样华丽服装的游客行走在拥堵的拉萨大街上,格格不入的是我们对藏族精神,和藏传佛教的不解,甚至无意的诋毁,冬日更加稀薄的空气,更加温暖的阳光,还有穿着各式各样藏族本土服装的藏民,这样才构成了真真正正属于拉萨自己的藏历新年。此时此刻的拉萨街道,才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人文景观。我们在大昭寺的外面徘徊了很久,光是看见门口的那些朝拜的人群,还有竖起来的经幡,都足以震撼我们的心灵,我在询问了那边的负责任之后才短期相机,远远的,只能远远的在那边用着本不属于这里的数码时代的东西,记录着这些属于他们的信仰。大约中午的时候,老孟头疼了起来,那时候我们还在大昭寺附近转转,于是我们就找了个地方,跟着几个藏族老人一起并排坐着,老孟的脸也像他们一样对着太阳,蹲在一个屋檐下面,看着路上的行人们,藏族的男女老少,在这几个盛大的日子里,总是显得特别的神采奕奕,老孟说也许晒晒太阳也就可以减缓一些高反压力吧,于是我就果断的把相机换成长焦镜头,躲在一个街道的小角落,看着来来往往的藏民,用镜头记录下生动的形象,这一组照片就是《藏记》拉萨-西藏的人。

         大约我们在下午的时候,照片拍的差不多了,我就喊起老孟往回走,路上我们在大门口再次逗留了一下,然后在八廓街里面给小妹妹买了小礼物,也算作是我们来西藏的一个小心意,老孟也在那边用手机记录下了一些视频,八廓街的热闹,就是整个藏民对于信念的渴望和满足。晚上感觉还算不错,开了点药吃,高反基本没有了,一觉醒来,小妹妹说要一起出去玩,她爸妈要忙着,于是乎,我和老孟就带着小妹妹,一起准备去布达拉看看。有小妹妹一起我们还是坐了公交,在巍峨的布达拉的后面下车的,整个布达拉宫就呈现在我们眼前,我们在前面的宗角禄康公园逗留了很长一段时间,也看到了在朝圣的人,过了安检,我们就在布达拉宫下的公园里面瞻仰了好一阵子。布达拉宫里面供奉的是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里面的文化积韵之类的相当可观,可以说几乎浓缩涵盖了很大一部分的藏族文化,不仅仅是限制与藏传佛教那样。布达拉宫的四周都可以看到雪山,是那种带着白帽子的雪山,整个布达拉宫是建筑在山上的,非常的巍峨雄伟,因为它象征着整个西藏的高海拔巅峰。全建筑倚叠砌,蜿蜒至山顶,当时还在火车上未到火车站的时候就可以远眺其雄姿。

         还是和大昭寺一样,我和老孟并没有买票进去看看,尽管它的淡季门票比较便宜,因为冬日的西藏是朝圣的时间,我们不应该打扰,就像那句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眼,拿起相机就已经是对圣灵最大的不敬了,我们怎能岂敢在一个佛性的建筑面前放任,布达拉宫每天只接待有限的游客,更加说明它的珍贵和悠远的历史,我们绕着公园转了一些时间的时候,就出了布达拉宫,布达拉的旁边就是一个邮局,我在里面看了些明信片,想给千里之外的亲朋好友们送出自己的祝福,就先买了明信片装起来为先。过了布达拉下的大马路之后,对面是一个广场,广场旁板有一个小山,叫做“药王山”,这里是能拍到布达拉宫最漂亮的角度,我们登上了这个小山包,拿出相机,拍下了我们和布达拉融为一体的样子。布达拉对面的广场,也是有朝拜的藏民们,还能看到一些可爱的小藏獒,广场的那边有一个鸽子群,它们会自己每隔半小时从布达拉宫飞过盘旋,然后再飞回来。小妹妹玩的特别开心。

         小妹妹还打趣广场上的特种兵哥哥,但是特种兵哥哥不能拍照,我们就带着小妹妹去往别的地方了,一路上我们看到许许多多的藏族的特产,藏红花,冬虫夏草,等等这些珍贵的中药材,也还有藏面,青稞酒,甜茶,酥油茶这样的西藏地道食物,我们就在拉萨的大街小巷穿行而过,过了一会肚子有些饿了,我们就找了一家藏面馆,进去领略一下盛传已久的藏面,甜茶。藏族面馆的门是块个很厚的布,撩开布之后,熙熙攘攘的喝茶的藏民到处都是,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坐下的地方,老孟买茶去了,时间蛮久,我们和旁边的藏民搭讪,碰巧也是一个在武汉上大学的,他们要了两个杯子,让我和小妹妹先喝为快,尝到了甜茶的味道。点了三碗藏面,拿银色的金属牌子换去,拿着开水壶装了一壶三磅的甜茶,三个人足够喝的很饱。随后我就环顾了下四周,一个长长的拼接出来的桌子,桌子上都摆放着一块两块,五毛一毛的零钱,原来是续杯的甜茶,六毛钱一杯,续杯的服务员只需要直接拿走,为客人续上一杯热腾腾的甜茶就好,我和小妹妹还有老孟把藏面吃了个底朝天,一水壶的甜茶,喝的干干净净,藏面有点粗,但是比较软糯,甜茶有点像奶茶,不过足够浓郁,还带点奶酪的香味儿,回味无穷的味道。过了不久,吃完藏面,我们就沿着拉萨的街道回家了。

藏记(一):青藏铁路

          其实从西藏回来已经有大半个月了,一直搁置着没有开始写此次的西藏之行,正如老孟说的那样,如若我不记下来,我有可能会忘记。

         本来这次的进藏计划是有很多人的,进藏方式也不是坐上火车去拉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只剩下了我和老孟两个人。庆幸还有老孟可以与我同行,因为我说过,即使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还是要去的。不过也罢,梦想就是需要坚持的,恰如上次的武汉百里骑行一样,目标可以降低,但是绝不可以放弃。在进藏之前准备了很久很久,我还整理了一个比较详细的第一次进藏攻略,发在我的围脖上面:第一次进藏的注意事项。不仅仅准备了一些需要的物品,心里准备早都计划的详详细细,包括会遇到什么状况,该怎么结局这样的事情,都考虑的周周到到,出发的前一个星期,我还在武汉,老孟还在外面出差,红景天之类的药品也是我在武汉跑了好久才买到的。我们早前打听过了,说拉萨比较冷,于是乎老孟还借到了一个军大衣,我还弄了一顶雷锋帽,后来去了之后才晓得这些完全都是我们想多了。

         我们没有选择坐飞机过去,因为高反太严重,而且比较昂贵,卧铺的价格也是有些逆天了,所以我们选择了硬座,对,硬座44小时到拉萨,后来事实证明,我们选择硬座是非常值得的,因为一路上碰到了我们在拉萨非常重要的人。要特别感谢一下小豁牙童鞋的无私帮助,帮助我们解决了火车票这一历史性问题。我和老孟准备了很充足的干粮,买了成批的士力架,之类的准备着两天两夜的长途跋涉,在武昌火车站的时候,好基友老蔡还去送了我们,在候车厅玩了下自拍发围脖猜我在哪之类的小游戏。依依惜别过后,老蔡回家,我和老孟就在候车室等车,在检票之前,坐车到拉萨的还得特意登记一下什么的,也许是那边的戒备森严吧。其实那时候心里还是比较紧张的,一来是兴奋,二来是紧张。

         终于,检票上车了,在拥挤不堪的车厢里面找到自己的座位,本来是明明连着的号码,不知为何中间还是留下了一个过道,我和老孟只能隔过道相望了,我们还是老样子上车比较晚,结果货物架上面都没位置了,我的大包只能放到我的怀里了,老孟的皮箱只能放到座位底下了。列车缓缓启动了,我们乘坐的这辆T264就正式踏上44小时的征途。这辆车是从广州出发的,途经长沙,武昌,郑州,西安,兰州,西宁西,格尔木,那曲,终点站是拉萨,基本上把大半个中国跑了一趟。海拔是逐渐升高的,呼吸是逐渐困难的,心里是逐渐紧张的。

         漫长的旅程总是要有点事情做才能聊以慰藉的,上车的前段时间我就吃了点东西,看了看自己之前下载的电影,和身旁的孩纸们聊聊天之类的,坐在我对面的是一对小情侣,异地恋,女生回兰州,男生回青海。坐在我右边的是一个正宗的藏族小姐姐,右边的右边是一个学艺术的妹纸,货物架上还有她带回家的油画。坐在老孟旁边的是一个16岁的妹纸,一个人坐车去拉萨看爸爸妈妈,老孟对面的是一个开朗的青海男生。一路上我们都是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主要的话题就是黑各个地方的人民,尤其是火车下一站是郑州的时候,就开始各种段子黑大河南人民,老孟的祖籍也是河南的,所以玩的比较热烈。我对面的男生是藏族的,不过,应该算是伪藏族的,因为他说他是高考前改的民族,至于是不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开始老孟对面的小姑娘老是不说话,可能是怕我们是坏人,直到她开始拿出十年高考五年模拟这样类似的能激发出全中国学生共同回忆的书出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拿来看了看,也由此打开了话匣子,没想到小妹妹也是个活泼开朗的人,她对面的青海小伙子不断逗她,说待会到了郑州就把你卖掉之类之类的玩笑话。聊着聊着我们就聊到了我们旅程的终点站,西藏,于是乎就开始说起了藏族文化,碰巧那个藏族小姐姐从小学藏语,于是乎就让她教我了一下,藏族也是拼音文字,所以所有的汉字都可以按照读音来写成藏文,藏文有三十个字母。列车员拿出来登记卡让我填写,我就让她帮我写了一个藏文版本的。大约晚上的时候,不晓因为一个什么原因,起哄让老孟旁边的小妹妹唱歌,于是可爱的小妹妹真的唱了一首天下相亲相爱这个歌,欢乐的掌声此起彼伏的。

         我和老孟聊起来去了拉萨住宿的事情,说还不晓得到时候住哪里去,然后转机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这个小妹妹说她家就是在拉萨开旅馆的,价格还算公道,然后我和老孟喜出望外,这样就不用刚刚到拉萨的时候忙着找地方住了,而且到拉萨还是晚上。后来慢慢聊就知道她是在湖北这边上学,爸妈在拉萨做生意,过年就到爸妈那边去。我和老孟说我们这次人品真心很好,能在遥远的旅途上面遇到这么一个大活宝。

         坐广铁的火车就一个特点,那就是上面的推销特别特别多,什么买东西出手要快,姿势要帅之类的口才帝都是层出不穷,列车就这样到了青海西宁西了,我们被告知,要转一趟车,这趟车就是真正的青藏铁路了。青海西宁西到拉萨的这一趟火车,T265A。不过据说以前是直达的,只不过广铁觉得青藏高原这边环境太恶劣,就不赚这里的钱,让给北京铁路了,所以才有了转车这么一个说法。告别了油画妹纸,告别了对面的小情侣的男生,告别了老孟对面的青海汉子,我们就转到这趟到拉萨的神奇的天路上了。上了火车后知道这是个特制的火车,火车上面有海拔表,有供氧系统,而且车里的颜色是藏青色,太有感觉了,我和老孟都兴奋不已,可在兴奋的瞬间,车开动了,我们意识到我和老孟的洗漱用品都落在之前的那个车上面了,没办法,只能硬抗着了。

         果然,正式进入高原之后,景色什么的都开始愈发的壮丽了起来,不过车厢也是空荡荡了起来,年底到拉萨的人不是太多,车厢就变成卧铺了,我就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手写了一下《藏记》前面的部分,小妹妹说你带着相机,给我们拍点照片吧,我看看这个车厢空空的,于是乎架起了三脚架,摆弄了相机,给我们几个拍了合照,给她们女孩单独拍了点照片,这样也算是打磨时间的一种方式吧。拍完之后车上有个姑娘高原反应了,由于她长时间没有进食,血糖低的晕倒了,我把老孟带的葡萄糖给她服下了。我心里担心的高原反应什么的还没来到我身上,稍微晚上一点,看了看夜景,到了格尔木站下去看了看,回来之后,老孟已经找到一个地方睡下来了,我就也睡觉了。我们知道大约凌晨五六点的时候会经过可可西里,于是那个时候我们就自动醒来了,醒来之后,我就感觉有点不对了,呼吸有点点困难了,头开始疼了起来,可可西里到了,海拔四千多,外面的景色是刚刚破晓,天边有点点鱼肚白,壮丽的有点让我喘不过气来,扒开窗帘偷偷的看了看窗外,震撼到我的心灵深处的景色浮上眼前来了,不过头疼欲裂,让我脑袋里一篇空白了。天白了之后,壮阔的景色就在车窗两旁延展开来了,青藏高原的波澜壮阔就从这里开始,路上的山山水水,路上的牦牛,路上奔驰在国道的SUV,路上的一切景色都让我感觉到我离天越来越近了。大家都睡醒了之后,就开始坐在那,多多少少大家都有点缺氧或者是高原反应了,车上的人的嘴唇颜色都开始变得暗了起来,我不仅仅是嘴唇,连手指甲和脸色,都有点变暗了。老孟也是有点头疼胸闷起来了,但他自己说在黄土高原上生活过二十几年应该没什么太大问题。

         上午临近中午的时候,那个小妹妹吃不下东西,在卫生间吐了,应该是胃缺氧,我也是没有任何食欲,在此期间我一直断断续续的想睡着,可是一直睡不着,胸闷缺氧,到了中午的时候,胃里面也难受起来了,终于在中午的时候,把之前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了,好像还带出来一点胃液胆汁什么的,那个胖胖的列车员看到了说,你昨天的状况不是还蛮好的么,还帮着照顾其他乘客,今天怎么了。我说估计就是高反了,她说等一下,列车上有医生。等了好久,医生过来了,因为在此期间有个乘客晕倒了,还在下一站120接下车去了;医生测量了一下我的血液含氧量,只有百分十四十七,正常人应该是百分之九十几的,加上胃缺氧,所以会呕吐,此时离下车还有三个多小时,医生说你就一直持续吸氧到下车吧。过了一会小妹妹也吸氧了,我们就被困在座位上了。窗外的景色越来越接近拉萨了,日光之城渐渐的就露出的身影,山峦也开始高耸了起来,山顶上都有白帽子了,一个接一个的隧道,黑暗与光线的交织,让大家的心情都不错,我也有了氧气的支撑,精神也好了很多,临近拉萨火车站的时候,车上的一个本地的大叔说看到了布达拉宫的一角,我们就都趴在窗户看,果真是气势宏伟已经露出冰山一角了,没过多久,就到了拉萨火车站了,收拾收拾行李,小妹妹的妈妈已经在车站等待着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