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炒币

我所了解的虚拟货币

虚拟货币初相识

其实最开始接触区块链、虚拟货币的时候也算是很早了,那时候在v2ex上面看到一篇帖子Ripple 送币,然后就去领取了2020个瑞波币,基友也领了这么多,当时有人疯狂收这个币,于是基友50块卖掉了,我80块卖掉了,当时并没有觉得它是个什么玩意儿,也没有特别去研究这个虚拟货币的相关技术和资料,就这么错过了,如果把这个2020个虚拟货币留到现在的话,价值最高大约50000人民币,这边是我对虚拟货币的最初相识了。后面也有听到过关于比特币的新闻,但是也就当做一个新闻而已,没有特别关注它,直到去年6月份的时候,我入职的这家金融公司,在入职培训的时候讲师讲到了一些理财相关的内容,提到了比特币、区块链、虚拟货币,这样的字眼,而且刚好我所在的开发组的一个同事也从中赚了很多钱,而且是很客观的营收比,于是乎,我也就在当时的虚拟货币交易所里面注册了一个账号,买入了一些虚拟货币试试看。

2017年的虚拟货币

疯狂的ico

2017年对于虚拟货币来说是非常火热的一年,各种大币小币山寨币横空暴涨,各种韭菜加速入场,大媒体小媒体开始报道虚拟货币的文章,开始有一些所谓的“韭菜”赚的盆满钵满,交易所的服务器接二连三的不断崩溃,虚拟货币的市场终于被推到了一个历年来都没有到达过的高峰,大家似乎都在奔走相告:你的币涨了几倍几十倍几百倍,你的资产翻了几倍几十倍。币圈的炒币者们都在不断的买入买出,每一次的涨跌回调,都有人从中获利,似乎币圈的所有人对于它都充满了信心,大有九十年代国内刚刚开启股票交易的那种难以捉摸的火热。A股美股港股的那点涨跌都已经被虚拟货币交易界所不齿,所忽略。在这股大潮之中,有一种被认为稳赚不赔的方式在币圈不断不断的重演,它就是ico,即首次代币发行,和股票市场的ipo有着非常类似的名称。通过ico,很多机构都发行了自己的代币,然后上各大交易所,然后暴涨,然后发币的人赚取高额利益,参与ico的币圈人也拿到了高于自己参与时候价值的虚拟货币。似乎它就是一个赚钱的永动机,代币发行者们就像一头发狂的公牛一样,到处募集资金,收货的利益也像瀑布一样扑面而来。但是似乎疯狂发行ico的机构们都似乎快要忘记了在国内有着一个非常重大的不稳定因素:政策。

政策下的币灾

由于虚拟货币的去中心和匿名的特性,它被用来进行一些非法交易似乎非常的方便,而且还能规避监管,之前的币圈人也都只是小心翼翼的推测当局的态度,因为就在13年的时候,国家曾出过一道政策用来监管虚拟货币,当时币圈重创,似乎所有人都被腰斩,但是这次的ico让这头发狂的公牛忘却了它最大的缰绳,它就像一个达摩克里斯之剑一样悬在每个人的心里。时间被拉到了8月份,2017年的下半年刚过去两个月,突然从大洋彼岸的不能访问的网站中流传过来一则公告:中国政府将要取缔所有的境内交易所。这一则消息势不可挡的传到了每一个币圈人的耳朵里,有人说:这是谣言,有人说:我是老韭菜了,早都经历过了。但是,更多的人选择了离场,尤其是新入厂的“韭菜”。首当其冲的就是虚拟货币的下跌,不断地阴跌阳跌,币圈一片哀嚎,有人不断的抛售,也有人不断的抄底,谁都不知道此时此刻怎么做才是对的,而且在这个时候,随便的一则新闻一则谣言都可以让这个市场动荡一会。2017年9月4日,这一天对于很多币圈人来说,可能是很难忘的一天,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在内的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简称《公告》),对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给予了定性,ICO定性为非法公开融资。达摩克里斯之剑终于掉了下来,插进了每个币圈人的心脏。

纷乱的散户

暴跌的大幕如同泄洪的水坝一样不可收拾的拉开了,如果是对于刚刚进入币圈的新人来说,几乎就是灭顶之灾,眼看着自己交易所资金呈指数级别往下掉,从腰斩到斩到脚趾头都不剩,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大量的卖单预示着在短期内不可能有任何上涨的可能。对于经历了几年的比特币老手们来说,可能这是一次重大的抄底机会,有道:涨了赚人民币,跌了赚虚拟币,所以当日在交易所看到若干个巨量的买单抄底,也有说可能是庄家。在发布《公告》后的记下来的一个月内,币圈的动荡还没有完全平静,接下来政策把剑直接指向了交易所,2017年9月14日-15日,国内最大的三家比特币交易所BTCC、火币网和币行相继宣布关停场内交易,并于10月31日之前完成清退。随着交易所的关闭,一部分散户选择了割肉离场,一部分散户选择了把自己的虚拟货币提取到钱包,静静的等待这一次风波的平静,同时心里也还期待着下一次的虚拟货币的窗口期的到来。

转型中的交易所

好像总有人可以在每次涨跌中获取巨大利益,这一次的币灾,依旧没有例外,在2017年的初秋,冰冷的虚拟货币市场似乎有种被政策重锤到一蹶不振的苗头,一些不负责任的预测就冒了出来,大都再说,这次反弹可能要等待到2018年,藏好手中的币,来年再战,但是在十月底,交易所清退完成所有的货币之后,首当其冲的比特币似乎有种星星之火再一次被点燃的趋势,隐隐约约有上涨的趋势,币圈又开始骚动起来,场内交易已经被阻绝,场外交易慢慢开始发力起来,各大交易所也没有放弃虚拟货币交易这个印钞机,开始了大规模的迁移。首先是转型,之前的直接充法币的交易方式就直接被摒弃,换成点对点的交易,再转换到币币市场做场内交易,交易所提供一个类似于支付宝的担保交易模式,让法定货币可以流通到虚拟货币市场中来;其次就是公司外迁,在各大国内交易所屡次被国内政策冲击之后,大家似乎达成一个共识,国内目前并不是虚拟货币交易的热土,公司和服务器外迁,至少保证了不会再出现像9月4日那一天一样的情况,像是刚刚被揭了佛印的齐天一样,准备再次冲击这个市场。

新高峰

谁也没有想到,似乎被重压到不能呼吸的虚拟货币市场,这么快就迎来了一波新鲜空气。暴涨、新高、再一轮的暴涨、再一轮的新高,进入2017年12月之后,虚拟货币像是齐天的定海神针一样不断的刷新着高度,虚拟货币市场的老大比特币更是在12月17日这天涨到了史无前例的2万美元,似乎是在对两个月前的那一波币灾进行的报复性反弹。虚拟货币又再一次的站在了风口浪尖上,那些在9月4日币灾那天装死躲过一劫的韭菜们,终于扬眉吐气的宣告:我们还是赚到了。与此同时,各大交易所又再次恢复了往常的繁荣,这一次,似乎没有了那个达摩克里斯剑悬在头顶了。虚拟货币市场的2017年,就在这一轮暴涨之中走到了最后。殊不知2018年的第一个月,虚拟货币又再再一次的,被封印在五指山。

对虚拟货币的态度

其实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出现了,而运行在上面的虚拟货币是目前最主流的应用,但是要正视虚拟货币,虚拟货币在目前看来可以作为一种理财手段,但是它的不稳定性对于传统理财产品来说太不容易把控了,所以称它是为一种投机也不为过,如果有一些剩余的资金可以在虚拟货币上面尝试一下,而且最好需要了解一下其中的相关知识,不然随波逐流的话很容易就真的变成一个任人宰割的币圈韭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