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江西

峦垅有合沓,往来无踪辙。

         刚刚过完年吧,大约还在正月间,老蔡嚷嚷着让我来汉,随后南下,正月十二那天我回武汉了,随后颜成说有个活动,发来一个活动的策划表,说是去庐山走一遭,我看了下策划书,做的还算详细,看上去很有诱惑力,碰巧当下没什么重要事情,于是就纠结了大约七八个人,约定好时间,一起向庐山进发,曰:峦垅有合沓,往来无踪辙。

         一起订的都是早上七点半的车票,我和老蔡因为过早耽误了一点时间,打了个的前往武昌火车站,谁料想到我们去了之后火车竟然晚点一个多小时,老蔡深感惋惜呀,随后陆陆续续的大家都到了,由于有些朋友之前没有见过面,除了各种寒暄,就是各种介绍了,其中有在知乎认识的朋友,还有我的学姐,还有我的同学,还有我计算机协会协会的伙伴,只是有些惋惜老孟那时候家中有事不能喝我们一起,约他的时候他说改日等待天气渐热找个好时日在去观望观望吧,所以不再强求随他去吧,只希望下次一起。稍后我们就陆续检票进站上火车了,只是八个人的车票,网上购买不到连号的,所以我们就只好三三两两的分开坐了。

         我和老蔡还有学姐坐在一起,由于晚上睡得晚,我就稍微的补了一会觉,随后和学姐聊了会天,吃吃东西,串串座位看看大家啥的,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过去了,毕竟,我可是坐过44小时火车的人,大约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目的地车站,庐山车站,只是我们得知了这里离真正的庐山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的,所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初步体会就从这里开始的。

         在中午折腾了相当一段时间后,研究路线,搜索地图,参考攻略之类的,直到傍晚我们才安定下来,找了一个还算是比较有意境的旅馆,卸下装备和疲惫,搭车直奔位列中国四大书院之首的白鹿洞书院,书院的格局还算是比较古朴的,还有朱熹,周敦颐之类的文学大家的塑像,再往里面还看到了当时教室用的教室,他们也忍不住在老课桌上面玩了一下先生学生的角色扮演,不亦乐乎,还有比较厉害的是这里的石碑,这里的每一个石碑都是有来历的,上面的书法造诣不是你我俗人可以比拟的,都是历代文人寄情题咏留下的墨迹,拓印镌刻成碑,着实珍贵,可能也会有书法文学爱好者在此拓印书法笔墨,在随后的时候说是后山上有白鹿可看,不过要钱,我们也就没凑那个热闹就罢了。

         晚上回到住的地方,一起聚聚餐,找了一个当地的饭店,吃了一点当地的菜,一路上的小情绪之类的都消磨的差不多了,这个小镇子的背后就是巍峨的五老峰,临近黑暗的时候是特别的有仙骨尚存的感觉,临近睡觉的时候想起一起早起看鄱阳湖的日出的,但是最好的观日出地点是在五老峰上,只是我们还没有那个勇气和准备爬上去,于是我们找到了当地的一个水库,刚好可以远眺鄱阳湖。第二天如约早起,扛起相机三脚架,奔向观日出地点,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天刚刚又了一点点颜色,就发现云特别重,看样子太阳跳出湖面是看不到了,果不其然,天已经有鱼肚白了,可是我们还没见到太阳的影子,云彩到都是层层叠叠的堆积在天的一边,有时候会有一点点不太明显的光亮偷偷的跑出来,等了好一会,打算丢下相机歇一歇,然后一转身,发现,背后的五老峰在水库的映衬下,美得像画一样,有种泼墨山水都无法写意出来的渲染过后的畅快感,虽然数码设备不能把这份感觉保留下来,只是我还是难免的俗气一下,保留作为念想之类。不一会,金色的丝线开始透过云彩穿插在天地之间了,颜成说赶紧抓拍,那代表希望的金光,就是我们一早来这里的目的,可是我却觉得,日出早已从心间升起,回头看五老峰,仿佛刚才的墨迹都散开了,加上了西洋油画一般的清晰和真实感,阳光照射下的轮廓,镶了金边一样的厚重和温暖。

         随后回去过了早,开始今天的行程,今天主要去看传说中的三叠泉,不过貌似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攀登才可以看到,由于老蔡腿脚不方便,于是我便开始负重攀登,一路上的层峦叠嶂的无比的惊艳,还有一汪绿水,一缕清泉,这些都是在平实的生活工作中没有的,我们遇水戏水,遇石玩石,在无数个向上攀登的阶梯上,实话说来也没有太累,有时候觉得自己处身于峡谷之中,还狂想着若是山洪来临那必将是无处可逃的,在行进途中看到有一个个挑着担子背负游客上山的“挑山工”,想来这个地方他们已经无数次的负重上上下下了,身上的十几公斤的包也就显得的确的微不足道了。经过一个狭小的巷子的时候,给大家摆拍了一张比较有国际范儿的照片,其实八个人一起也都是玩的不亦乐乎,也都不在乎上山的攀登之苦了吧。终于,在差不多几个小时过后,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三叠泉,也不全是因为那句“不到三叠泉,不是庐山客”的广告词,只是眼前的景象确实足可以惊呆我们,足足有一百多米的落差,水流从上面顺流而下,形成三个层次的叠装,凌空飞下的水,在下面的碧潭里面激发出如雷的轰隆声,我跑过去的时候,激荡起来的水雾已经打湿了镜头,可是迎面而来的清爽和脚下的清澈见底的碧潭,尤使我如入了仙境一般美妙,虽不是夏季,可是初春的气息早就迎合这泉水铺满了整个五老峰,尽管还能看到瀑布上面有一些碎冰和雪渣往下掉落,还是让旁边的一个素不相识的小胖哥帮我们拍了合照。

         中午还是老地方吃了点饭,下午就是去碧龙潭,不由分说的依旧是要过石阶,登山峦,只是我们在经过了上午的考验之后有些许的疲惫吧,也许是下午临近傍晚的天色给了我们很多动力,路上经过的大大小小的清澈见底的水,忘了为啥水都是深绿色深蓝色的样子,只是还记得经过一段段郁郁葱葱的曲径小路之后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看到一汪清泉亦或是一潭绿水,本想说看看那边的故居来着,只是碍于时间,就没有往里面深入的探寻了,毕竟路上还有很多“此山路还未开发”,“此路上山安全不负责”之类的提示。最后山路走的满身是汗,在随后的遇到一个清泉就没有放过,在里面一顿嬉闹,顺便一洗身上的汗味儿之后,然后我们就原路回了,归途上我们看了九江大桥旁边的“锁江塔”,想必就是用来镇妖护河的,塔下有一铁牛,想必也是镇妖神兽吧。站在锁江楼上面看长江,目光穿插九江大桥,和在武汉时候看到的长江有不一样的感觉,顺河而上,江滩线格外的长,绵延成一条直线一般往远处延伸。

         傍晚时分,天色渐暗,晚上的火车票。庐山之行就踏上归途了。

         下面是一些比较有国际范儿的“大片儿”,仅供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