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说过的话

如题,大都是一些电影观后感,书本观后感,新闻观后感,人生观后感。

第二十七年中秋

从第一篇《第二十一年春分》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6年的时间了,那时候写的文章都还是各种东拉西扯流水账,第一年写的时候竟然写了三篇,那时候人还在武汉,后来也保持了一年一篇的速度,这个思想汇报系列还是得继续坚持下去,毕竟人类就是从回溯历史中才能学习和成长。回望第一年来深圳的时候写的那篇《第二十二年中秋》,发现还好,自己对待工作和技术的态度依旧没有改变,不忘初心,也不敢真的笃定的说自己可以真诚而炽热的保持一辈子,但是在工作的路径上,还是要对得起自己的心。以往都是生日的时候写一下文章,现在其实都不怎么定时了,离哪个节气近就叫哪个标题吧。 算上去年到今年来看,首先是关于技术的成长,目前来看还是着重于后端很多,更多的是涉及到服务器方面的,具体的经验来讲就是把一个 c++ 项目转移到 PHP 上面来,……

阅读全文 »

谁赏江上明月,谁听江声浩荡

沧浪之江 西来水泱泱 江上一轮明月 照多少沉浮过往 沧浪之江 东往水莽莽 谁赏江上明月 谁听江声浩荡 ——《在木星》朴树 偶在知乎上看到『有哪些已经或正在消失的景点?』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就想起我的家乡有一座已经沉睡在水底半个世纪的古城,于是搜集资料回答了这个问题,我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朴树《在木星》最后几句歌词–谁赏江上明月,谁听江声浩荡。于是乎它也就成了我这篇文章的标题。 知乎回答链接:点击这里,不嫌烦的话可以帮忙给我的家乡点个赞哟~ 均州古城 提起湖北省丹江口市的景点,留在人们印象中的还是南水北调的中线工程源头的丹江口水库,和著名的道家圣地武当山。但其实在半个多世纪以前,这里坐落着一座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建筑群——均州古城,1967年,丹江口大坝下闸蓄水,距坝址三十公里的均州……

阅读全文 »

第二十六年中秋

这可能是第一篇真正在中秋之前能完成的文章(事实证明,还是拖到了十一之后,哭),不知不觉毕业已经整整五年了,思想汇报系列也从二十一岁写到二十六岁(点击这里查看)了,这个博客也跌跌撞撞的走过了六个年头了,后面想想是不是要该挪个地方了。在二十六岁这一年,大部分的时间还是过得平平淡淡的,也会在这里说道说道,其中最重要的事情,当然就是在2017年里,要和我走完一生的姑娘完成一场仪式,想必我会再写一篇文章来专门记录它(敬请期待哟–一个在自己婚礼上走路顺拐的新郎如是说)。 还在今年早些的时候,就有从我之前在宝安的房子中搬出去的念头了,在那里住了整整三年,也有一些好的,不好的记忆在里面,一方面是房租涨的越来越快,感觉那里的性价比越来越不好,还有一方面是想去关内住一住,想让周围更喧闹一些,平常周末……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五年冬至

实际上这是一篇应该在中秋时候就完成的文章,但是拖延症越来越猖狂,于是就一直从中秋延期至了冬至(我翻了翻去年和前年的文章,貌似开头都一样,拖延症啊拖延症),不过还好的是,即使是快到了冬至,深圳的天气也没有冷到让我受不了的地步。每年到了需要回顾这一年的时候,总是有很多感受,有好有坏,有喜怒哀乐,不知道等到自己老了的那一天,会不会把这些文章搜集起来,装订成书(不过懒癌转世的我……)。 这一年最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是在这浑噩的世间找到了另一半光明,也就不怕这时间的黑暗。以前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我,现在也会有时候也会偷偷的梦到自己穿西装打领带牵着穿着婚纱小马的手,也会想着将来的生活。于是乎我想将来会有一双儿女,第一个出生的就叫钱子一(也可以叫子衣),第二个出生的就叫钱子七,她……

阅读全文 »

第二十四年冬至

其实这篇文章早应该在中秋时节就应该写了,也不是因为拖延症作祟,只是那时候可能不知道该怎么写,刚好时间马上就要划过2015年了,总是要把这一年的喜怒哀乐说道说道。老家有种说法,讲说是人在本命年的时候,总会发生点什么,要么跌入低谷,要么冲向高峰,为此我的母亲还为我求了一串手链,上面串着三颗“转运珠”,我向来是不太相信这些东西的,但是手链我还是坚持带着,一直没有脱下,就当是一种幸运的守护吧。 要说这一年我觉醒到的最重要的一个词儿,那应该就是“健康”了,以前从来没有对自己,或者家人的健康如此重视过,也许是因为母亲的手术,那个不愿提及的字儿,竟然有那么强大而又邪恶的力量。父亲的身体也不像以前那么好了,所以现在空前的关注他们的健康;因为一直于对自己较为臃肿的身材不太满意,所以现在也开始注重自己的身体了,……

阅读全文 »

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母亲是一位坚韧的女子,六十年代的时候,她出生于一个大山中的小村落,是家里的最后一个孩子,排行老四,前面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我的外婆眼睛看不见,也是一个苦了一辈子的人,在剩下母亲之后没多久就去世了,以至于我和母亲谈起外婆的时候也都只是听别人说起的;外公更是一个劳苦里面顶天的男人,几乎以一己之力撑起这个家,饥荒的那几年,下田挖野菜,上山捋榆钱儿,想尽一切办法养活这一家的每一个人;跟母亲谈论起她小时候的生活,她也只是断断续续告诉我一些故事,我也只能用这些故事,拼凑出那个年代她的样子; 那时候的学校,学费是一块两毛五,这个数字是我的母亲亲口说出的,这个数字已经印象深刻到她的儿子都已经远过了她当是的年龄她还清楚的记得的程度,这一块两毛五的学费,终于桎梏着她只上了一年的学之后就只能回家帮忙,她告诉……

阅读全文 »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记得之前也为春节写过一些文章,类似于这篇《少年不知愁滋味》,其实这篇文章已经把我小时候的春节已经有个轮廓了,之所以又要提笔重写一次,是因为今天回了趟老家,世事变迁之迅速已经需要我用文字来记录一下了,有后辈问我你儿时的春节是什么样子,我还能凭借着文章回忆一二。不过,这次回老家,变化着实太大。 大年三十儿下午,跟着老爸一起上坟,先绕道去了躺祖屋,说起这个祖屋,也是蛮有历史的,小时候问过爷爷,爷爷说,我们的上辈是从陕西大槐树逃难过来的,太爷得亏读过一点书,所以落居在这个小村子的时候开了间私塾,后来私塾被征用去种了苹果园,于是乎祖屋就挪到现在这个位置了,它其实也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最开始它只是个土坯房子,上面是黑色的瓦,下雨天的时候偶尔还会漏电雨,于是就可以看见到处放着的洗脸盆洗脚盆,到了天气干燥暖……

阅读全文 »

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一起看着日落,一直到我们都睡着

听他的歌也有些年头了,这些年来也没有为他写点什么东西,也就是剪了几个MV,听了一场演唱会,但是一直感觉都是像身边朋友一样的存在,正好趁着这个时间,他要发新专辑了,也要结婚了的空档,也为了填充我一个月至少一篇文章的承诺,就来写一写关于这个歌手和我的故事。 初中吧那会应该是,懵懵懂懂的能听懂一些文字的时候,总觉得心里有满腔的情绪想要表达,也许是情情爱爱也许是豪情壮志,那时候大家好像都在匆匆闷头的赶紧找到一个偶像来映射自己的心情,不在走廊上哼唱偶像的歌,在摘抄本上抄写歌词,就有点赶不上那时候的潮流一样,就在这个时候,一首《七里香》直接插进我的耳蜗中,于是乎一听就听到了现在。在千方百计的让爸妈给我买了复读机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盗版音像店里面买了一盘磁带,磁带质量确实差强人意,以至于里面的歌词本儿都……

阅读全文 »

老孟列传

也不知道老孟将来是不是会成为一个传奇人物,我也不曾问过他在出生的时候有没有闪电雷鸣伴随瓢泼大雨;也没有扒开他的大腿看看上面是不是有七十二颗黑痣;亦或是仰望星空看看他的头上是否有紫微星照耀;所以一开始是想要使用“老孟本纪”作为本篇的标题的,可是我后来一想,万一他将来不能登成就坐,我突然害怕如此会折了我和老孟的寿,所以就还是用列传好了,也算是当对得起老孟走过了的这二十几年青春。开头断然要始于公元2009年的开学季,还不满18岁的我从500公里开外的家乡到武汉求学,高中时候的抑郁生活被大学的新鲜气息一扫而光,然后就一脚踹进了这个“计算机网络班”,已然忘却了为什么年轻的辅导员选择了这个88年出生的精壮成年男子作为我们班的班长(过阵子我去回问一下),不过……

阅读全文 »

第二十三年中秋

得从一种五仁儿月饼说起; 还是小孩子的时候,遇到又有假期又有好吃的诸如春端午中秋一类的节日总是很兴奋的,其中中秋节最让人迷恋的就是香甜软糯的月饼了;那时候老爸单位的福利还算不错,每当临近中秋的时候,都会提回来一袋子月饼,大都是五仁儿的,但是和我们现在吃的月饼造型相差很大,外包装是一层油纸,上面贴着一个正方形的贴纸,有可能是用浆糊贴上去的,最外面像是抹上了白面一样,外皮是层层叠叠的,摸上去会一层层的是掉渣,后来晓得这种月饼叫做酥皮月饼,童年的月饼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后来的月饼都是那种黄褐色的,里面是水果呀,豆沙,诸如此类搅成碎馅儿的;去年在广东这边过的第一个中秋节,公司发了四个白莲蓉双簧月饼,口感味道很不错,但是感觉太油太腻了;我本就是个不太想家的人,但是逢到中秋,还是有点想念小时候那样的月饼。……

阅读全文 »

互联网 、 代码 和 书

最近在公司准备要做一个组内的分享会,面对几个都比我经验充足的大牛,我也就不去讨论什么苛刻的技术难题亦或是代码较量之类的了,班门弄斧的事情干不了,于是我就想到说把我最近看的一些书,一些心得还有一些感受拿出来说说,做了一个非常简洁的PPT,以此来引出今天的话题,PPT的主题就是 “互联网 · 代码 · 书”,至于有人问我,为什么要讲这个,而且为什么要把这三个放在一起,这三者有什么联系,那么我想告诉你的就是:如果你想做一个真正的互联网人,这三者,缺一不可。 互联网短暂的历史: 互联网的历史非常的短暂,相对于人类的历史长河来说确实是这样的,当它还尘封在施乐公司的实验室的时候,没人会想到它会在未来的及时年内给世界带来如此剧烈的变化,但是今天要说的这一……

阅读全文 »

我把所有东西都偷给你了,你到底还想要什么啊?

其实香港这个地方,对于长期居住内地的我来说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小神秘感的,对于资本主义当过家的地方,还是想好奇去看看那边是个什么样子,虽然现在身在深圳,离香港就一步之遥,可是那枚薄薄的证件,还是让我感受到了这个地方所散发的靡靡之风并不能让我亲近多少;至于香港影视,除了千年不变配音的TVB,还有就是一些小时候在碟片上看到的香港电影了,还是耳熟能详的几个电影演员和电影导演。 那天下午的时候和我的高中同桌一起躲在床上看了一下这个当年斩获不少奖项的《岁月神偷》;任达华和吴君如加上一个小生和小孩的配置,还有一大票老面孔的配角,都让这不小成本电影看起来增色不少;好吧,每次写这些所谓的影评(实际上就是观后感而已)时候都会觉得和自己起的标题有些跑偏,不过跑偏就跑偏吧,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刻意是不能够真是表达自……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