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和不爱都是生活

我记得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叫做“和不爱的人谈恋爱是什么感觉”抑或是类似的一个问题,我想我应该有过这么一段经历。在大学的时候,我和一个姑娘谈过恋爱,头开始轰轰烈烈,过后也就是牵手拥抱约会,起初我觉得没什么问题,直到有一天,她的室友告诉我说你好幸福呀,我说怎么了,她说你女票在织围巾。嗯,应该是织给我的,我心里基本就默认了,所以期待值越来越高,也因为少不经事的我知道室友拥有一条他女票给他织的围巾油然而生的攀比心,也被称作面子,我基本也在期待着,毕竟武汉的冬天没有供暖,冷飕飕的,脖子上要是能有条围巾,还是女票织的那是有多温暖。结果,我并没有等到这条围巾,因为我等了很久很久以至于都已经快忘记有这条围巾的时候,我得知了这条围巾的主人并不是我,所以那个冬天蛮失落的,而且还被嘲笑了。

后来,我就开始回想起种种我感觉不对的地方:恋爱开始我俩中午并没有像其他情侣一样一气吃饭,直到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独自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和学长拼了桌,学长说,哟,怎么一个人吃饭啊,你女朋友呢。尴尬,有种孔乙己说读书人的事儿能算是偷么的不适感,我放弃了那碗拉面,饿着肚子走出了食堂。然后下一次约会的时候我告知了这个事情,她当机立断的说以后一起吃饭,于是,我腰包一紧。

还有一件事儿,我的手冬天比较干,小时候有冻裂过,一般外出都会戴手套,可是我并没有一双手套,那天约会,走到三福,我说我应该拥有一双手套了,冬天嘛,她说哦,你选一双吧,我选了一双炫酷的,她说好丑,拿了另外一双给我,于是我自己付了钱,再于是我就拥有了一双手套,我总感觉这个过程有一点别扭,生硬,像是你脚底踩着一块软软的却又不是石头一样的隔应,好像韩剧里面的冬天不是这么过的,好像少了暖手哈气的桥段的手套不是一个完整的手套一样。这双手套在2012年找工作的时候差点丢失,不过还好现在它还躺在我的箱子里,每年回家的时候我还会戴上,不过,戴上之后的感觉和我自己买的那双手套没什么两样。再后来我发现了一件更恐怖的事情,晚上寝室楼下吻别的时候,没有感觉到回吻,我顿了顿,这和古书上写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爽快感完全背道而驰啊,结果就是武汉冬天的冷风把她吹回了寝室,我还得再等一会看到她上了楼再转身离开。最后由于种种的种种,我用一条短信戛然而止了这段恋情。噢,我回想起来,发现,这就是不爱吧。

最近老是想起一个场景,我住在武汉大桥局里面的那段日子,巷子口马路对面有三家店,一家李记热干面,一家卖酸奶的店,还有一家拉面店,拉面是四块钱一碗,加两个干子五块钱。我经常在拉面店吃饭,而且吃饭时候的场景很多,有时候等公交车在那过早,有时候是突降大雨冷的不行进去来碗面多辣椒暖暖身子,有时候是捡了两块钱就进去挥霍的加个鸡蛋,有时候是为了进去躲避武汉的夏日。

店子不大,我走进去两张桌子,有时候吃面的时候店家的儿子会趴在其中一张桌子上做作业,我曾经还恬不知耻的教过这个小孩子写作业,还有时候遇到这小孩子表演节目,大红脸加上中原一点红,放学了在店门前被邻里朋友们说是猴屁股。店子很简陋,除了桌子之外,和面煮面的地方都在外面,里面似乎还有睡觉的地方,不过,这个店子最显眼的是有一台崭新的空调挂在墙上,似乎这个空调的存在让我疑惑这碗4块钱的面是不是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蝇头小店里面。当然这也是夏天我喜欢在这吃面的原因之一。面的工序简单,店家老板娘主要负责煮面捞起兑汤料加牛肉,偶尔加加干子卤蛋之类,老板就负责拉面。我喜欢吃细面条,每次都让老板多拉几次,面煮得快,也好吃一些。

有一天中午,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我吃了午饭之后出去消食儿,走到巷子口了看到这一家三口在店里面吃饭,拉着透明帘子开着空调,噢,原来他们不是在只有客人的时候才开空调啊。不知道为啥,心里暖和的很。想起每次老板做面条的时候,都会推推搡搡老板娘进帘子里面去。李记热干面印象不深,好像是吃过几次,说不上来好吃不好吃;酸奶店只买过两次酸奶,嗯,是青岛酸奶和汉口酸奶。

晚上和老孟聊天,说好久没吃夜宵了,没撸串子喝啤酒了,老孟说冬天弄点羊肉汤,暖和些,对吧。狗肉香,羊肉暖,牛肉劲道猪肉饱,差不多火锅涮涮也就这样,过了凌晨十二点,开几瓶啤酒,嚼几口肉,差不多就这样吹吹牛逼到半夜。

所以你看嘛,不爱和爱,不都是生活么。

爱和不爱都是生活》上有11条评论

  1. 大树

    hey,无意间发现了你的博客,一个文艺型理工男,哈哈。看你的文字总是有种韩寒的感觉。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