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记(三):桑耶寺和最后一天

         已经是在拉萨过的第三个晚上了,老孟说明天我们去一个比布达拉宫还要历史悠久的地方吧,只不过要凌晨6点钟起床的,我说没问题,我们要去哪里,他说我们将去:桑耶寺。桑耶寺的的确确比布达拉宫还要有历史,因为它可以称为拉萨的万寺之祖,最早期的藏传佛教的寺庙里面,桑耶寺首当其冲,于是,桑耶寺走起。可是,就在睡觉睡到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头突然又疼了起来,心想坏了,难道又是高反?可是我已经打针了,而且我自己已经适应呀,我又看看身旁的老孟,他还睡的很香,于是我就努力的用意志力让自己睡着,后来大约五六点钟的时候,又醒了,努力保持清醒,头还是有点点微疼的,不过已经好了很多了,我看看被子意识到昨晚应该是缺氧了,因为睡觉有点冷,可能就把被子捂着头了,导致的缺氧了,过了会老孟也醒了,我们就赶紧起床洗刷刷,由于没有热水,我们就直接凉水完事儿了,前往我们之前看到的大昭寺八廓街旁边的一个专门到桑耶寺的上车点,拉萨的凌晨,风还是有点的,说不上刺骨,只是宽阔空旷的街道和低矮的天空,幽静的只需要聆听就行,我和老孟还是坚持没有坐车过去,尽管此时的公交车已经开始上路了。

         偶尔会有出租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偶尔会有几个起早的藏民经过,我们只是相识一笑,经过几个110临时站的时候,看看里面的熟睡的警察,我和老孟加快了脚步,因为网上查到的桑耶寺的班车只有凌晨的那一趟;紧赶慢赶我们到了八廓街的地方,跑过去之后,发现第一班车已经开走了,剩下的那个到桑耶寺的车如果没有装满人的话就不发车了,于是乎我和老孟差点放弃了说白来了,旁边的贩卖经幡和经文的小贩问我要不要烧香之类的,我说去只是去拍几组照片的,他笑着离开了。过了一小会,这边有个卖票的年轻人说之前的那个车还没走远,还没到拉萨河,你们俩就坐着这一个大车,然后追上前面那个车,我和老孟赶紧买了票,道了谢,上车发车出发了,偌大的旅游车上面只有我和老孟两个人,此时此刻的我真的有些感动了,毕竟,从未在那个景点,亦或是地方有过此等的待遇;我们准备和司机大叔交流一下,结果发现,司机大叔不会普通话,我和老孟只好作罢,看看窗外的景色,天边仿佛有点了鱼肚白,慢慢的延伸到近处,越来越蓝,到最近处,就是像湖面一般的墨蓝色,汽车飞奔在路上,看见窗外有光蔓延出来,我就短期相机,记录下了车子经过拉萨河上面的桥的那一个短暂的天空。

         大约快八点的时候吧,追上了前面的车子了,我和老孟用汉语道谢了之后就急急忙忙上了车,直奔最后一排,坐定了之后,想起来头疼还没有完全消失;车子开动了,奔向山南的方向去了,车里面的音响播放的都是一些经文,念经,符咒之类的,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大家都很安静的不说话,也许这车里面也有朝圣的人吧,前排还有拿着转经筒的藏族老婆婆,本想说再睡一会补一下觉的,可是头疼却让我无法安眠,我索性闭目养神,让萦绕在耳边的经文给我一点治疗头疼的信心吧。车子驶出了拉萨市区,虽然只有一百多公里的距离,可是由于要翻越很多山,所以得四五个小时,车子愈往前开景色愈发的壮丽,在稍微停下来查了身份证之后,车子就开始爬坡了,很难想象这样的路,几乎都是呈三十到四十度的坡度,S型的盘山公路一直往上往下,车子倾斜到我可以看到前排所有人的头顶那样,周围的山都是石头和草,因为这里山上长不了树,所以显得山特别的巍峨,在越过了一段之后,眼前出现了雅鲁藏布江,由于已经是冬天了,所有河面显得有点点窄,可是那层绿色的水可能是我见到的最特殊的水面了,此时的天已经大亮了,周围的山峦在起起伏伏之后眼前雅鲁藏布江的出现,有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畅快感。

         根本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当时眼前的景色,虽然是隔了一层有机玻璃,可是那种迎面而来的壮丽依旧是着实让我们的心跳加速,车子内外由于温差太大,出现了窗花,老孟也醒来之后就把窗外的景色尽收眼底,我准备拿起相机的,可是由于车子抖动的厉害也就作罢,心想好吧,就这样欣赏一下也是未尝不可,此时此刻的我,头已经不疼了,我潜意识的把它归结给车上播放的经文朗诵;我和老孟一边在车上看窗外的风景,一边讨论着,以前在没有汽车,没有修建这些盘山公路的时候,那时候的人怎么去万寺之祖的桑耶寺朝拜,而且还要用“五体投地”的跪拜方式,可见藏传佛教的精神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也可能他们要提前一个多月出门,提前半年,甚至更久都说不定,在通往山南的路上,以前在没有桥的情况下,还得乘船一部分时间才行,老孟在说着这些的时候,感受到的,可能也就不止是对这条“朝圣之路”的敬畏吧。加上我们之前在大昭寺前的震撼心灵的感触,我想这就是拉萨,这就是西藏,临近藏历新年的西藏,所带给我们的一些我们不能见到和感同身受的情怀吧。毕竟我们也都只是那条人生的朝圣路上的俗人一枚。

         大约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桑耶镇,下了车之后,却是另有一番风味,这里依寺建镇,可见这座庙宇的崇高,镇上的住户大都适应了这样的节奏,端着凳子亦或是靠着墙角晒着太阳,可能是冬日的阳光远没有夏日的那么灼烈吧,我和老孟就直接进了寺里面,貌似没有收门票,我们绕着桑耶寺的外墙走了一遭,不断往里走,绕着外墙的是一圈转经筒,路都是石子儿路,路上碰见了几个僧人,行色是要去吃饭了罢,桑耶寺里面最漂亮和壮观的就是拥有着无与伦比布局的各种颜色的殿堂,还有红,白,绿,黑,四个颜色的佛塔镇坐在桑耶寺的周围,在主殿下面的时候,看到上面有人在做朝拜,于是我们就没有上去,就在下面观看,路面上时不时的会看见有一些用石头做的小土堆,就像当时在布达拉宫对面的药王山看到的一样,小敖包吧都是,一种祭祀和象征吧,穿过了几个转经筒,看到了一个窗户上面有晒干的牛粪,想起来因为西藏这边的山上都是没有树的,只有草,所以只有收集起来这些牛粪晒干当做燃料;大约转了一阵子之后,我和老孟看着周围的小山包,有种想上去的冲动,想看看桑耶寺的全景,于是乎,买了两瓶冰糖雪梨,找到最近的那个四百来米的小山包,闻讯当地人了一条路,就奔上去了。

         果然比我们想象当中要难得多,虽然我们一再被告诫不要剧烈运动,可是登顶一览的欲望还是驱使我们往上走。若是在平原,这样的小山包,根本不在话下,可是在这里,自己的肺就不像是自己的一样,每连续走上两三步,都要使劲喘几口气,大约20分钟之后,登顶了,山顶上是一个像是祭祀用的小建筑,上面挂满了经幡,趁机在此拍下来了桑耶寺的全景,以及整个桑耶镇的全景,仰望了一下旁边那个更高的山,山上还有电线杆之类的,想必还有更加有耐力的人登上去过吧,在上面歇息了一会,就下山了,回头望望我们登上去的路程,也还真是比较漫长曲折了,下山之后,就在附近转了一会,两点半钟的时候,桑耶寺到拉萨的班车就开动了,由于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也可能是有点累了,我们就在车上沉沉的睡去了,天色按下来的时候我们回到了拉萨,在拉萨,我们吃了一顿迄今难忘的拉萨大餐,牦牛肉之类的,就回住的地方去了。

         最后一天的行程特别的简单,早上起床过早之后,和老孟一起在拉萨转转,给家里人买点东西带回去,这边的藏红花,这边的冬虫夏草之类的都还是比较靠谱的,那曲的虫草是最靠谱的,老孟带了些牦牛肉干,带了些青稞酒,带了一些药材,还有一些吃的,满满装了一袋子;我呢,就随便买了一些小纪念品,方便携带的,毕竟,经费有限嘛,晚上回去的时候,在住的地方阿姨给我们做了饺子,由于小妹妹去了别的地方,所以我们告别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她,晚上快要睡觉的时候,阿姨非要退我们一部分房费,叨扰数日,我们也着实不应,但是无奈与阿姨的执意,我们就收下了,阿姨还买了一个降火的柚子给我们带上,晚上安然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了,打的去火车站,经过一系列严苛的安检,我们终上了火车。

         归程终究是不舍的,西藏有毒,染上了就会上瘾,在归程火车上我们认识了在西藏大学的藏族大学生扎西罗布,扎西是小伙子、吉祥的意思,罗布是宝贝的意思,我还打趣说,吉祥三宝岂不是扎西三罗布。他有些事情要去西安一趟,看得出来他仿佛不善于交谈,有一些内向,不过我们一路上也没少说话,他也和我们说了好多西藏的东西,他小时候特别喜欢骑马,还参加过自己县里面举行的赛马大赛,还得过第二名,还教授了我如何在骑马的过程中跳到马下面,再跳回来的高超技巧,怎么踩马蹬子等等等等,虽然我的的确确非常想尝试一下,不过,平原基因太多的我,恐怕一辈子也学不会了。除了扎西,还有一对四川的小夫妻,回家看儿子,还有一个就是坐在我旁边的来自于深圳的CEO,去拉萨,不过他比我厉害的是,他租车上了珠峰,去了珠峰大本营,去了纳木错,去了色拉寺,还跟我分享了一些照片,他说他去珠峰大本营和同伴们把那里的垃圾捡了一下,还说了一下路上遇到的事情,遇到的危险之类的,我想,下一次进藏,虽不能登顶珠峰,但是我一定是要去珠峰大本营一趟的,到了西安之后,我们送走了扎西,留下了手机号码,就和他挥别了;我趁机在下车的空档,还买了一碗山西凉皮,路上还吃了那对四川夫妇自己做的白斩鸡,大饱口福,就还是那样一路上说说笑笑,44小时的路程,到了武汉,在习惯了拉萨艳阳天,刚下车,武汉迎接我们的就是一场大雪。

         《藏记》流水至此。

藏记(三):桑耶寺和最后一天》上有4条评论

  1. 望水生

    相信掌柜这洋洋洒洒文字已牵引了不少蠢蠢欲动的心,哈哈。虽是流水细节却无遗漏,足见掌柜之用心。读到结尾,有意犹未尽却无穷之妙,足矣,西藏,不虚此行!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