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风流,邀云醉月,平海望水生。

首先,此文非我写,为老孟所撰。老孟是我大学时期的班长,最近找了一份工作,可以四处游历的工作,故此我邀文一片让他说说感受,可他倒好,末日之年前的流水账一篇,倒也不辜负我的期望,说此为初稿,将做细改。待他归汉找个时间吃下火锅,谈下人生足矣。

老孟写在前面的话:

『我怕你会忘记这些故事,一如我也忘却了以前的很多事,只有猛烈敲打才勉强有点模糊印象,让我帮你把这一年发生的故事讲给你听,你也许会翻看很多次,看下多了几个访客,几条评论,然后一一回复,感谢这些关心的人们,重要的是你将会一直记得这一年发生了什么,有多少欢笑,多少悲伤,会记得去感谢该感谢的人,珍惜该珍惜的人,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模样,我想我们还是可以秉烛夜谈,直到灯火阑珊的。我了解你,这是拜把子也换不来的了解,哈哈。好吧,不罗嗦了,否则你又该把这些多余东西删除了。』

2012年的元旦,同史军,徐球球,站了一夜,中午回到了武汉,赶紧群发条短信给在武汉的童鞋们。回到熟悉的四栋,洗了把脸,出去米西,顺手带了杯奶茶,喊着建建,在空旷的校园里游走,风吹的有点冷,俩人就坐在南楼旁的石凳上想着以后的出路…

我的回归解除了老钱独守空房的危机,俩人一人一部里程碑手机借着CMCC看跨年晚会,各种吐槽。第二天搭车去江汉路瞎逛,扯着七里八怪的神理论,无关轻重,淡淡略去。

某日,闲翻手机,看到李超说“昨天下午出去找工作走着走着陪路边老爹爹下了一下午象棋”,不由惊叹“人才啊”,拨了个电话过去,“个斑马…”等所谓的表示亲热的汉腔传来,唉,习惯了,这几年,不少蛮彪悍的武汉话都是从他那儿学来的,他那,在帝都待几年估计也改不掉的,就说十一后回来请我吃火锅还是一样,不过都一样,对自己人就不顾形象了。扯远了,求别删。约好第二天一起找工作。一早奔解放大道球场街,远远瞅见,呼着白气遥望,走近了又免不得一顿闲言碎嘴。根据他的情报,俩人横穿马路,翻越了几座山,通过谷歌地图相助,找到曲径通幽的常阳新城,上去发觉是忽悠初中的小伢子过来补课的,借中午吃饭的空当儿,跑苗栗路天桥旁红豆粥喝粥去了,下午暖暖的阳光,两位爷就那么消磨时光了。终于感觉于心不安,俩人打着找工作的名义到六中瞄妹子,瞄可餐秀色,无意间瞄到了真的可餐的——精武鸭脖。奔招聘启事而去,打个电话第二天面试。不必多说顺顺利利的进入门店卖起精武鸭脖,终日站着又没什么生意,聊以打发年前时光。闲时打打电话,瞎扯几句,不亦快哉!

印象较深的一次是春节的前一天下班了坐575,上汉江桥时阳光如轻雾,如绵纱,照耀着这个世界,轻盈的仿佛是梦境,这些你应该还记得的,你忘了我就告诉你吧,那是在烟台时跟佘浩通宵回来,上午十点多的阳光以同样的目光看着这个世界,洒满恩泽。当时有冲动把这些都记下来的,两次都是回屋里暗暗的环境,灵感犹如游丝滑走了。还记得那几天早上的情景么,跑几站路都找不到过早的地儿,好不容易找家卖热干面的喜不自胜,遂发了个说说“这年关儿,有碗热干面吃就得垂念皇恩浩荡了。”其艰辛溢于言表。之后过年回家,年年岁岁花相似,毋庸多言,只是每年都有新感触。

开年来了大概是初八左右的一天九点半左右,吴总打电话说来武汉找工作,我说好,过来吧,我接你!第二天,大包小包的,太过客气。我依然在精武鸭脖,不超过十一点就睡了,六点半起床,吴总玩电脑到一点多睡,我问,你这是何苦?他苦笑,你要是我就明白了,每天无所适从,慌哪。然后没等到吴总找到工作,我也失业了。哈哈,俩人晃晃悠悠,三阳路,澳门路,江滩公园,走一下午,瞎扯着,依然记得吴总那句,我要买彩票中个大奖就打的回武穴…种种没营养的梦话,那会“醒醒吧,明天还得搬砖”还没流行,要早一点这是多般配的回应啊~

失业三天便感觉闲极无聊,生活都没有重心,重新找工作,不日一个电话打来,电话营销,并且是3G营销,虽说大一大二闲时武汉三镇到处跑,光谷毕竟去的少,看来上天是要我掌握整个武汉的地形,现在看来确实达到了此目的。犹记得那日斜风细雨,坐728到关山口下车,来来回回耽搁半小时终于找到传说中的创业街,爬楼上去,得遇咏周童鞋,一起面试,两天后培训,上班。说是朝九晚五,我这太远,早上六点就得爬起来,六点四十出门,铜锣湾转728,也因此跟那糯米包油条老板混熟了,两块的糯米包油条,一杯豆浆,标配。车没来时扯扯家常,有时车子走的急没付钱,老板挥挥手,明天吧。728总是人很多的,上车爬二楼,提着早餐一直到广埠屯,卓刀泉后才有位子,临下车刚好搞定。

六点下班,还好关山街是起点,521一直坐到终点汉阳门下车,很多时候都是睡回去的,有时也看看电子书,也是那段时间,重读了王小波的黄金时代,白银时代。回家就八点了,偶尔吐吐槽“朝九晚五的生活硬是给涂抹成八加五的样子。嘿,瞧咱这小日子过的,有意思!真有意思!”

若夫兴致大发,汉阳门转车时,默默地跑江边看会夜幕下的长江,然后回家不发一语,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明白这才是生活!我这每天都可以在江边看看,别人没这么幸运。

路线摸熟了就开始换线路了,时间赶得及就好,不像坐728,经常八点不到就到公司了,慢慢爬到十六楼,也还太早。换乘521,美好生活由此展开。早上上车前带碗热干面,拎杯米酒,车上过早,转车时扔掉,521路不急,起点到终点,美中不足就是往往人比较少,有点冷。521线路经中华路,胭脂街,小东门,中南路,折武珞路,珞瑜路达关山街,此被称为观光线路,司门口的老街道,胭脂街站总是很多过早的美女,阳光掠过新叶,勃发着生机。一早儿的,人心情也好些。虽说上班路途遥远,却也领略很多风景,上班近了也是睡过去了。

该说说冲锋队的故事了,冲锋四煞,飞哥,杨建,关二,现在都分开了,也许某天该打个电话喊到一起吃个饭,喝几杯。提到三月份,创业街自助餐的味道很难忘,那些杀人的岁月,桃花朵朵开的岁月,可惜我没等到公司周年庆。噢,差点忘了一件事,3月12号,休息,朋友得肺气肿,有点严重,在纸坊医院。我一早去古琴台坐着四块的905直奔纸坊,沿途春光明媚,鸟语芳香,文化大道一线开阔,依稀有了些早开的油菜花,真是个适合春游的地方,后跟小熊主管提过几次去江夏春游,无果而终。

到了空虚寂寞成灾的四月份,跟班里人去了趟汤湖公园,风光旖旎。之后一人在家,不上班了饮食也不正常了。还好浩哥,心爷,太君,老蔡一大帮人来学校了,隔三岔五的回学校玩玩,挺好,本以为大三上学期就要跟校园生活说拜拜了,没想四月份还可以躺在四栋219的床上眯会儿。空虚而闲散的时间总是匆匆溜走不留痕迹。

后面几月就跟刘喜子瞎闹腾了,还没到周五就开始电话了,周末怎么安排啊,每周一通,搞起搞起!真的是每周一通,好乐迪去了几次,江滩的某酒吧也去了,才发现酒吧并非想象的感觉,不过是屌丝的集中营。倒是南湖也是每周必去的,想念天台吹风,煮一大锅面条,煮花生,吃到肚子胀,不敢疾步走。回想下感觉挺好的,那么多可供回忆的东西,生活真丰富。

六月中旬,临近毕业,筹划着做点事情吧,刚好颜成早就提议骑车出去逛逛的,开始说去西藏,时间太短,改去赤壁或三峡,周末只有一两天,不成。老蔡说,开车去吧,他开车。后我联系几家,抵押金的问题没着落,那就自行车,环游武汉。颜成联系了老板,我过去看货,同济医院学校的学生,当时瞎聊几句,八辆车子搞定。第二天下班直奔学校喊人,意外发现李超也由京都回来了,寒暄几句,顺道,他回家,我们去同济。五点多到,拿到车子,一人推两辆,因为有几个人还没到。及至七点左右,人终于聚齐:我,颜成,老钱,俩老蔡,喜子,唐IE,陈强。由同济出发,沿解放大道至西北湖转新华路,返到中山大道,奔江汉路,见到小熊同学,小熊帮忙拍照留念。继续前行,进江滩公园,一行人沿直线前行,相机架在车架上负责拍摄,众人提议着拍摄方法。路灯由近而远,车子一线排开,有些味道。有人还记得我们当时是连路线都没确定就上路了么,沿中山大道往北,大约接近天兴洲大桥了,折回二桥,可悲的是八个人借助各种定位装置硬是没找到上桥入口,余不禁哀叹“说好的二桥呢?”环环绕绕,得见二桥入口真面目,却见标示牌上书“禁止非机动车辆上桥”字样,这几个字对于一群发疯的骚年们已经不起作用,一个个奋勇而上,中途停车看看江景,吹着凉风,武汉的夜没那么热了。后面是引桥,不用踩缓缓冲下去,只发觉引桥够长,半个多小时还没下桥。前方老钱来报,刚才打算下桥差点被交警逮,下个路口吧。至徐东大街众人休息片刻,车子锁了,点些夜宵,彼时已转钟。喜子吃着菜,我神经错乱一下,感叹,建建,人在吃,天在看!陈强很配合的笑了。十二点四十,众人等吃饱喝足,一抹嘴儿,又该上路了。有人提议,奔汉街去看看,其余人曰,中!汉街留几张影像,旋车而走,奔八一路,放鹰台沿东湖环形,我骑到前面著一僻静角落拍个照纪念下,没有节操的那个老蔡从后面冲过来,大喊,有鬼啊——,手机险些掉东湖。停车休整,湖边小坐,直觉蛛丝弥漫,热气腾腾,待四点经南望山线去光谷,天已有些蒙蒙亮,路边是吃夜宵或是过早的人们,昼夜在此相接。光谷广场时五点,已有些许疲惫。我提议,奔一桥去看日出。一路向西,奔一桥。平时坐车的缘故吧,以为下去会很轻松,不想马家庄,街道口,好几个上坡,人困车乏,早已没有冲劲,阅马场一阵下坡后才发觉高兴早了,上桥这才是考验,回头,几个人早该下车推着了。结果令人失望,又发一句问句“说好的日出呢?”那就休息吧,还车回家,我还傻傻的一直冲上江汉一桥,其实下面一层有路的。至同济,还车,回家。据有心人统计,总路程接近100公里。可矣!

九月的一天,这么耗着不行啊,喊几个人做点小买卖,大半夜骑自行车去华农考察市场,直接窜里边游华农了,还窜到试验田去,喜子还一个劲儿说有《稻香》的味道,我说有鬼!喜子说,别吓我。

九月十六号,去弟弟学校送东西,跟家里打电话问外婆的病情,老爸说,你回来下吧,你姥姥怕不行了…跟你大舅说几句吧。我问,舅,是真的么?大舅苦笑着说,你有时间就回来下吧,见下你外婆最后一面。我一直都没想过,小学时就听别人的外公外婆去世的消息,我还以为我的外婆会一直不老,却没想这么快,在我二十四岁的时候她要走了。一刹那,脑中浮现的都是外婆的笑容。下午托人买了票,第二天一早,发车,一天一夜,第二天早上回到家,一路想,外婆,你等等我。回家,外婆睡着了,老妈和小姨都熬了几天夜消瘦很多,心里百味杂陈。回到家反而坦然些了,看着外婆,拉着她的手,直到最后一刻。我第一次直面死亡,还是自己最亲的人,空空的,没有什么感觉。反而是第二天见微博上姐@我的四个字“音容笑貌”,情绪有点失措了。当直面生和死,会看淡许多,许多事,等不得。

也因为这件事,一直没怎么联系的表兄妹七八个人聚到了一起,心无芥蒂。一群人去洪洞吃火锅,其乐也融融。悲伤与幸福是相连的。

家里待了数日,只是成天跟狗儿,猫儿玩在一起,拍拍照片,朋友家里逛逛。某天下午老蔡打电话过来了,问,去成都票买了没?我先帮你买了吧。好,我先去看下爷爷奶奶,折道入蜀。

老家待了三天,小堂弟问,你明天再走好么?我说是今天的车子,要不你跟我走?他回答,我还要上学。哈哈,可爱的小孩。一个人从河南经陕西去四川,去老钱,老蔡,老江汇合。三号下午西南交大附近加州(派)宾馆会师了。开门菜直奔火锅店,倍儿爽。夹杂些玩笑话,你这发型没给火车上逮下去…

行程匆匆,草堂,锦里,宽窄巷子,我一人去的锦里,窜后门拍张武侯祠的照片回去说我进武侯祠了,竟没人质疑,后得知他们见人多没进去。值得称赞的是洛带古镇,我大早搜索几个古镇,洛带,黄龙镇…先听从建议去天下幽的青城山,孰不知青城山人满为患,第二天的票都买不了,得,去洛带吧,一路微博搜索,还有不少人同行的,看来没去错。巴蜀文化旅游确实开发的要成熟些,博客小楼,古灵精怪街,有幸品尝了一根面,拍些照片尽兴而归。六号回武汉时直觉火锅吃过了,老钱还一个劲儿搞火锅,这货有这么好吃么?

十月某天,李超回来了,喊我过去,吃火锅,体质有所好转,欣然赴约。锅加锅,一开口就发现爱上火锅了,俩人吃着火锅,喝着啤酒,李超来句,孟嘎,还记得皇家湖畔么?俩人通宵归来后院起火内急难忍就丧失节操了。陈年糗事想来也是深刻记忆。忽然有些感伤,我说,李超,以后我们很难得这么心无芥蒂的吃火锅了,无关乎世界末不末日,一方面吃火锅的机会少了,另一方面,以后就是吃火锅恐怕也难找回今日的心境了。当日别过后发条说说“感谢某人的火锅。不管有没有世界末日,这都是一顿值得深深回忆的火锅,真心希望以后还可以这么心无芥蒂的敞着吃火锅……”作以纪念。

后面又是俩月闲暇时光,百无聊赖,晒太阳都没劲,跟刘喜子打电话,喜子说,我打算辞职了,末日来了,不重要了。我本也打算学他做吃等死的,不想生活给了我转机,谋得一份新工作。真的是时来运转了。

工作伊始,去黄石,转鄂州,黄冈,咸宁,周边环境大同小异,唯有一次在咸宁看到落日想起小时候的记忆,有些感觉。也是那时,另一个故事也悄悄开始了,这个得另外写,否则分散主题了就。

十二月份,奔南昌,开始一人跑一个市场,后情况有变,我跟汤总一道在江西。当天下午坐火车去宜春,这是最有感觉的一段路程。阳光很晒,我还是把头伸出窗帘,看着外面的世界:阳光异常明媚,两旁是绿绿的平整的旷野,偶尔有湖映入眼际,而前方,是笔直的铁轨,通往远方。一刹间,很感谢这个工作,能在工作的同时享受旅游的乐趣,渴望背一部单反,找个人一起,走遍天下。路途再艰辛也不怕,因为跳动着一颗年轻的心。

而后转车到宜丰,路边是高颀的萧萧的枯木,再边上是枯黄的农田,几只水牛在悠闲的吃草,瞬间想起了《梯田》的歌词“看着窗外的牛啃草,是一种说不出的自由自在…”

后去鹰潭,九江,路边的水土,也是我不曾见过的模样,我很感谢生活,给我看看未知世界的机会,得以到外面走走。

昨天回来车子驶过九江大桥,远远的两侧是矮矮的村庄,阳光肆意的洒向这个世界,我想,我是深深爱着这个世界的,只要你留心,随时会发现很多世界的美好的。

昨晚忍着冷风吹,终于回到了学校,本想喊某人回来,路途遥远,下次回来吧。喊着喜子,直奔老实惠,疯狂点了四个菜,名副其实的吃货,到了也没吃完,感觉罪孽深重,完全不敢松腰带,怕溜下去,更不敢弯腰了,只能说,好撑,感觉不会再吃了。出来又去行政楼享受了回领导待遇。出来闲逛至富豪超市,看到了哆啦A梦,眼前一亮。嘿,缓缓吧,况且那只也不太好看。出来九点多已没有906,吹冷风去武科大坐34,车内亮堂,真想坐这种车一夜,环游。

以后,我应该会去西藏,去凤凰,再去成都,到时就不是一个人了吧,未来的自己,等着你告诉我答案哦。2012接近尾声,末日不末日已不重要,你该懂得去把握和争取,来就来吧,不来更好,须知末日不来,万事皆可为!

诗酒风流,邀云醉月,平海望水生。》上有3条评论

  1. diandian

    很佩服亦很欣赏你们一行人百里骑行游武汉的干劲和坚持 有这样的兄弟在身边 可谓此生足矣 一年的时光在笔下就这么悄然滑过了 得到抑或失去 在最后都会变成记忆 总还是在不断向上不止向前的 方向和速度都对了 这样就好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