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和衣睡去,不理朝夕

晚上时候温习了《霸王别姬》的柏林送审版本,将近三个小时的完整版无删减,看着程蝶衣和段小楼的恩恩怨怨,看着时代把人的揉捏的不成样子,所以就想提笔写点东西,并不是刻意书法什么情感,只是表意,仅此而已。

想到什么些什么,所以会杂乱一些,担当担当,之前有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问题:陈凯歌为什么再也拍不出来像是《霸王别姬》这样的电影了,其中有童鞋说,里面的原本儿是李碧华书写,编剧是李碧华和芦苇编写,摄影是有着中国第一摄影师的顾长卫,且不说主角张丰毅和张国荣,配角是葛优蒋雯丽这样的老戏骨,连梨园班子,都是邀请的当时最专业的老行当来拍摄的,所以换做任何一个导演,都能拍出《霸王别姬》这样优秀的片子。再加之,民国,文革,等等这样的时代背景圈套在这个电影之上,氤氲出来的气氛,不是一点点的感触能够诠释的。片中的台词也是精粹到极致,而且片中折射出来的思想,人物的描写,都是那个时代的超前思想。就好比,程蝶衣在厅堂前面的那句像是气话的气话:“如果青木还在的话,那么京戏就能传到日本国去了”,这句台词所折射出来的思想,已经超脱了国家,超脱了战争,超脱了程蝶衣所处的那个时代背景,甚至放到二十一世纪来看也是一种属于人类文化的极致思想。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下,有着这样思想的台词,我想并不是导演陈凯歌,或者是剧组中国的任何一个人可以想出来的,它所代表的,是对时代和战争的深刻思考下的结论。

可以粗浅谈一下蝶衣的身世,小豆子,一个不疯魔不成活的人。他的出身就是一个无论在哪个时代都被人深恶痛绝的窑姐的孩子,蒋雯丽的出场的那几句台词已经把一个青楼女子身处那个环境的所有情绪都干净利落的表达了出来,毫无拖泥带水,小豆子的那根断掉的六指儿,也一并把他对他母亲的情感,剥去了些许。接着就是长大,也许会有人说,小豆子就是那个时代的斯德哥尔摩的患者,只是小石头的保护,师父的责骂,让小豆子对小石头暗生情愫,那一点提到但未说破的情愫,就抽丝剥茧一般的,纷纷扰扰在整个童年。其实,他们都是那个时代的患者,只是这群梨园伶人,坚持的就是他们心中所需要表达的东西。在之后的镜头当中,一个时代一台戏,一台戏上一拨人,一拨人来一番天地,但是三丈高台依旧是红布遮盖,那经理的一句:“无论世道怎么变,还是会有人听戏。”也就说出了论你风云变幻,我自守我心中圣明的清高,也就是对文化的恒久,也许有那一天,段小楼和程蝶衣,可以无他人自扰挽手唱到天明。

轻轻和衣睡去,不理朝夕》上有1条评论

  1. 望水生

    咱就电影论电影,我触动最深的的一节是师兄弟俩逃外面钻进戏场子瞅见名角儿,泣不成声,这得挨多少打才能成角儿?梨园戏子,唱念做打,一步一调,皆是血汗铸就。还有极为重要一点,老师父教,唱戏如做人,尚从一而终。而后剧情发展,繁复的排练场景,使人生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之感。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